学农拾遗

高二学农后,算是有感而发


早想写一篇关于学农的文章了,但一直未动笔。其实平时就太过疏懒,即使很想做并计划很久的事,也常常拖很长时间,而这次也是一般。所以动笔之时已是学农后的一月有余了。
时隔太久也就无怪有人走在了我前面,网站中便已有两人写过很好的关于学农的文章,我无奈只好寻一些他们的遗漏,就凑成了这篇"拾遗"。

逍遥
我常是以为我的性格并不适合现在的生活——规定的时间上学;规定的时间放学;规定的时间上课;规定的时间休息——但也无奈,因为所有人都是如此。
也许暑假玩的太多,所以从开学我就觉得并没在状态中,但我没有调整的时间——其实谁都没有。然而学农却是很好的时间,于是我便争取了"先头部队"的名额,提前于别人"逃脱"了。
远离了学校,远离了规律的生活,坐在了去学农基地的车上,觉得是去在追寻属于我的逍遥……
让我醉也好,让我睡也好,
把愁情烦事都忘掉,
让我对也好,让我错也好,
随风飘飘天地任逍遥,
……

价值
在我走之前,其实也不是平安的……
我出发的当天——众人出发的前一天——上午的体育课上,峰做动作时不慎摔伤,更是严重到被"120"送至医院(后经检查是骨折)。我其实常常是不大迷信的,但当时却也在心中打了个"突",不免想到了所谓的"厄兆",担心学农时会出现意外。
现在回想起来,其实当时的担心确实是有些多余了。不过在当时峰应该睡的那张空床,对很多人来说不免是遗憾。
班中有54个人,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存在价值,少了谁都会有缺憾;对于整个社会也是如此……

言爱
先走了一天,所以到达的第一天晚上整个学农基地是很清净的。
静夜是动人的,满天星光,我却不免伤感,因为别的事……
人言:"情随事迁",但我此时却是"事随情迁"吧。心情如此,于是见了满天星星便也觉得伤感了。
听见星星叹息,用寂寞的语气,
告诉不眠的云,是否放弃仍也追寻风的动静。
……
全世界只有你不懂我爱你,
我给的不只是好朋友而已,
……
"世上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常常正是如此。一个人为何总要被不爱之人所爱;而又被所爱之人所不爱呢?
也许其实有些人是爱你,只是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
也许是少年本就不该言爱……
也许……
我不再想,惟"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

晨雾
因为先走,我便有幸见到了别人未见的景色。第一天早晨空间中朦胧着白色,也许是空气清新,这雾竟是如此之大,一切都不再清晰,看不清路,看不清树,看不清房屋;只有晨雾笼罩着大地。
别人也许会觉得压抑,但我却不在意。因为雾只不过是眼前的朦胧,然而心中却是清晰。只要心中无雾,又何必在意眼前有无呢?
以后的几天中,再也没有下雾了……

强弱
我自以为打牌时算一个强手,可以掌握全局;而事实上打牌时也常常是如此,我常常有机会计算一些打得不好的所谓的弱手。
但这次却不是了……
两个女生,并不算严格意义上的强手——甚至算是我和我们常说的弱手;我和轩,自认为也被大多数人认为是一对强手。强手VS 弱手……然而结果却不如平常了,至少我觉得我们应该算输了——尽管这是一局没打完的牌,而且我们是让了她们的。
我想到《多情剑客无情剑》……其实善恶正如强弱是没有绝对的……

过火
     是否对你承诺的太多,还是我原本给的就不够……
这绝对是一首抒情并伤感的歌,但却被我们用来做联欢会上的激情合唱了——只因为它的音调比较低。
想想好笑,谁能在悲伤之时,却用激情来演绎一首伤感之歌呢?
大概有两种人,一是不懂这悲伤,一是不在乎这悲伤。
我不愿听人如此唱这首歌;即使有,也愿人永远只是在不懂这悲伤时,才会如此的唱这首歌……
怎么忍心怪你犯了错,是我给你自由过了火,
让你更寂寞,才会陷入感情旋涡,
……

回归
学农的最后一天,我很早起来收拾好行李,尽管中午才走。
我终究是要回归学校,回归于那规律的生活了,但我已有了更好的心态,这是学农前不曾有的。规律的生活……也许它不适合我,但它属于我;而适合我的,却往往不属于我。尽管一直是如此,此时我却不再如原来一样忿忿不平了……
不必烦恼,是你的想跑也跑不了;
不必徒劳,不是你的想得也得不到。
……

再论逍遥
离开了学农基地,我是确信并准备好了不再能寻得那属于我的逍遥了,然而……
下午3:00到家,洗了澡,便去睡觉……
醒来已是第二天早晨5:00了,于是上网,用"霏昀"的名字进入了聊天室,突然发现一个叫"逍遥"的人?!
"Hi"他(她)对我说……
其实逍遥不在我处的地方,而只在我心中。
共饮一杯酒,人间本来情难求,
相思难了,豪情再现,乱云飞渡任闲游;
划一叶扁舟,谁愿与我共逍游,
天若有情天亦老,不如与天竞自由,
……


因为是"拾遗",而不是"随笔"、"杂记",所以只是找了一些别人不注意、未曾写的小事来写,并且主要写些自己的看法。
所谓《学农拾遗》,但事实上这篇却没有一点写真正关于学农时学到什么劳动技术的文字……
其实学农只是一种经历,我想我们终究不会再有运用学农时学到的劳动技术的机会了;但对于学农时感悟的东西,也许是很难忘记的。
这就是我的"拾遗"——或许也可以称它为"感悟"。

                                                         霏昀
                                                           2000.11.19

学农拾遗》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