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总在回溯

“2010年对于双鱼们来说将会是一个全新的开始,在经历了09年改变的双鱼们,可以用全新的视觉探视人生。之前过多沉溺于梦想中的你,更愿意从头脑里伸出一双手把自己从内心的泥泞里拉出来,更加理智和客观的看待问题,不再摸着石头过河。 ” —— 闹闹《2010年星运魔法书

旁边是昨天出版社寄到的样书。这是4月份马博帮着找的活儿——翻译《Learning Rails》这本小书。我翻了其中1/3的样子。交稿之后半年都没有音讯,几乎把这件事淡忘了。幸运的是,刚好在年前收到样书,09年各样的事基本上也是善始善终了。

连同翻译,4月份的时候好几件事集中到一起,自己被弄得焦头烂额,事实结果更谈不上好。比如,论文没被录用,翻译稿子的质量就更是难称理想。但那却是今年最后一段忙的时间。待到6月份,同年级入学的硕士——其中还有很多兼是本科同学——陆陆续续都毕了业。离别零落之间便免不了一起在夜市里举杯喧嚣。也就在那段时间,发觉自己写的东西彻底进入了瓶颈。后来和雷指喝酒时聊起这些,也促成了变化的缘起。

从那时起的半年,我重新掘开了北大图书馆这座宝库。原先视而不见的东西如今让自己颇感时不我待。回想起来,竟被庄子的“清修无为”禁锢了这许多年——以为在追求自身的自由,殊不知却被“追求自由”这件事本身绑缚住了。《庄子》里盗趾曾说,“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为何不能辩上一句,“不亦快哉”。年底网上网下又发生了许多事,于是这会儿我只想抓紧一切时间读那些曾不感兴趣的东西。

再去看开头的话,就会发现闹闹写得竟是这样好。上周也是在闹闹的淘宝店上买的彭青年末聆听会预售票。那是前天的事,世贸天街的song,一个看着很大姐头的姑娘坐在白色键盘前,唱得比网上那些让我反复聆听的demo还要好。而迷上她的声音也刚刚好是这马上要逝去了的一年时光。

最后如果是闹闹风格收尾的话,那么应该是,

爱情是未来不会停断的日子。

记忆总在回溯》上有1条评论

  1. md,都追到这儿了也没看到图片…你看看是不是链接的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