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诗机,挺好玩的

运行了一下,做出这样一首诗

——————————————————————————-

从埃菲尔铁塔到虎头鲨从天马到群马从头发到绞架从荷马到绞架……
对着大的野花,我自杀着……
你把我磁化吧!
想从前筹码是多么庞大……
幼芽般的鸭在磁化
啊呀,!宽大的伏特加
三峡不再广大地说胡话
我是高电压的多伦多塔!我是大的密码!!
雅典娜在说梦话
我在刺杀白桦……

从钢琴家到荷花从指甲到十字架从白桦到风沙从遗传密码到火把……
对着宏大的荷花,我互相残杀着……
你把我攻打吧!
想从前朝霞是多么高电压……
爸爸般的密码在自杀
呀!大大的指甲
朝霞不再无穷大地互相残杀
我是无限大的雪茄!我是高电压的埃菲尔铁塔!!
妈妈在谈话
我在谋杀伏特加……

从青蛙到水洼从撒哈拉到荷马从塔到科学家从朝霞到舞蹈家……
对着博大的白桦,我叽叽喳喳着……
你把我润滑吧!
想从前艺术家是多么大……
火把般的舞蹈家在叽叽喳喳
喔!宏大的艺术家
哲学家不再光滑地被磁化
我是庞大的幼芽!我是博大的布娃娃!!
《蒙娜丽莎》在倒下
我在刺杀电话……

从大陆架到荷花从三峡到花从头发到十字架从雅典娜到荷马……
对着光滑的龙虾,我挥发着……
你把我轰炸吧!
想从前摩天大厦是多么宏大……
野马般的筹码在挣扎
唉!狡滑的白桦
夏不再大地磁化
我是无限大的仲夏!我是广大的哲学家!!
布娃娃在蒸发
我在磨擦艺术家……

从科学家到烤鸭从美食家到绞架从钢琴家到天马从晚霞到密码……
对着低下的塔,我倒下着……
你把我锤打吧!
想从前菊花是多么大大……
尾巴般的沙发在倒下
唉呀呀!!高电压的艺术家
伏特加不再宏大地叽叽喳喳
我是哗哗啦啦的灯塔!我是大大的野花!!
青蛙在说胡话
我在锤打群马……

此条目是由霏昀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