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去烧烧香了

27号出的事,一大早周宙在Q上和我说的,当时是惊了,尤其看到那幅图片,一地血。

回想当年自己和其他人做的那些事情,虽然对于那些做法我相信偶然中是必然的——当时那种情形我相信换了别人也会那么做,特别是年轻的时候总是很容易犯错——但对于这个结局,实在是让人有一点不适,加上最近的我是格外脆弱的。

最近周围总是出事,从王瑞敏的老公到贾怡再到安然这件事。记得原来我妈的一个同学死的时候,我说你应该有点准备了,这个年纪以后可能会总是要经历这种事的。可我却不应该有所准备吧,难道我已经未老先衰了吗,21岁的时候就经历接二连三的死亡。

也许今年命犯太岁,应该去烧烧香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