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发师没准都分门派

每次去理发,总被问上次在哪里剪的谁剪的,然后就是一阵怎么剪成这样的感慨,接着就是应该怎么怎么剪的抒发,而且每每说得很学术,让我这种平日里疏于学习的人只能在一边做出无奈的微笑状。
我总觉得理发师也分南拳北腿、少林武当,而自己偏偏不巧每次都被不同的门派喂招。没准每天下班之后就他们跑到哪个山头,拿起剪刀你来我往的喳喳起来。也许还有个独孤九剪,以无招胜有招专门用来剪各种奇怪发型,每次剪发就像大诗人作诗一样,希望我不要碰到。

ps:写完发现这篇颇有点压路机与小提琴的风格
再ps:压路机与小提琴不是指那部电影,是我们班和我上大学以来说过不超过3句话的女生之一的blog的一个分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