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淡淡的终结

昨天晚上开始淡淡地去约会,淡淡地吃饭,淡淡地听她说"越来越没有新年的感觉了",淡淡地一笑,然后是淡淡地回学校,淡淡地看书,淡淡地看着别人去看许校长"敲钟",最后终于淡淡地"实况"到2005。

前去年之交的时候,还随着去看了"敲钟",当老许敲的时候也就跟着高兴起来。但若说今年又要去,便觉得没意思了。至于新年恐怕也是一样的。小时候逢年过节时高兴得那个样子,依稀还看得见——每逢春节便都喊着要熬夜,可次次都是不过12点就被大人们哄睡了;如今是天天熬夜,到了过节反到想要早点睡觉。

去年新年时,手机响个不停,今年去安安静静。收不到也就懒得去给别人发。也许别人也和我一样淡了,也可能是我淡了其他人也就无所谓我了。不过不必介意。2005.1.1,"抢整"恐怕是火星人要做的事了,也许自己还特别为新年写一些文字,本身就有够"土"了。

"高者抑之",于是炙烈的感觉总是不太能长久。曾经的情感,如今自己却也只愿意用"淡淡地"修饰,但想想如果年年都能淡淡地写一点,恐怕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了。

晚上去金源的意粉屋吃面,结账时送了一个台历。看看桌上的光线2004的台历,想起去年2.14卖花的境趣和亏本,会心一下。然后用2005的台历替下2004的台历,算是一个比较实际的过渡。

我们常常是在渐渐长大,或者说是学着变老吧,我想。2004就这样过去了,将来,也许有一天,我会怀念她。

此条目是由霏昀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