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

一场令人失望的足球比赛后,最常见的是两类人,大师们喜欢抨击教练、讨论战术,质疑XX状态这么不好为什么还会首发,下半场落后之后为什么不上XX。而另一些小文青们,则会想梦呓一样重复着,看到XX那么顽强我很感动也很失落,为什么结局会是这样?难道注定是这样?

我相信注定。

可惜,我却不是这两种人之一,我是祥林嫂。所以下面会有一个很长的故事,如果你不喜欢,你就走开,我不介意,也许这只是个讲给自己听的故事。

故事从十年前开始,97-98赛季。从足球角度讲,这对我是一个重要的赛季。因为在这个赛季里,我选定了在未来的日子里我需要跟着欢乐和悲伤的队伍——两支队伍,如果我知道这两支队伍会让我在未来的日子经受如此多的失利和悲伤,也许我当时会改变我的选择。

时间不能回转,一切皆有注定。

其中一支队伍,便是当时那个神一样少年的队伍,我跟随着他而来,却扎根于此,不再跟随他而去,10年间对那少年从喜爱到唾弃再到毫不关心,只是对才华的浪费唏嘘不已。而另一支队伍,是波西米亚的队伍。时间再倒退2年,这只队伍离一个奇迹只差18分钟。而当时我站在他的对立面上,而为第一个金球欢呼。这种因为在现代足球诸位生活在传说的人们中,我喜爱的是凯撒大帝,于是在96年就不可避免地选择了他接班人的队伍。

姻缘总是奇妙的。EA在十年前出了我玩过的他的足球游戏中最好的一款——fifa98。而在我希望带领一只实力坚强但是没有打入决赛圈的队伍获得最终的冠军,我有两个选择。于是当我回忆起2年前8号的精妙一击时,我放弃了另一只可能更符合我气质的队伍。这就是决定的全部。

奇妙的终是姻缘。

98年到00年的中学生活里,我毫无避免地几乎成为了一个大赛球迷。这让我对于那时第一支队伍的情况只有一个后来新闻填充的记忆。而在千禧年到来的时候,第二支队伍以10战全胜的战绩到达郁金香之国。我期待他们能弥补4年前那未曾走完的18分钟。

然而这两支队伍从不曾以我的期望前行,而只喜欢带给我无尽的哀伤。我清晰记得荷兰人那个摔倒,这几乎让我永远记恨那个光头。我也清晰的记得那个回传,23岁的法国前锋,还有加布里埃尔——我永远不会忘记的名字。然后是第二失球,我当时没有想到这只是开始,在以后的岁月里,我喜爱的这两支几乎没有交集的球队是如此喜欢相互伤害。

有时候被淘汰只是如此轻易的事,于是年华也是可以如此轻易的被浪费。

然后是时候说说那个曾经的4号后来的11号的时候了。许多喜欢第二支队伍的人是跟随11号而来。然而这注定是一个我无法喜爱的人,只因为在第一支球队的前任前锋淘汰第二支球队的1年之后,他转会到第一支球队的死敌——而且在不久的将来在那里达到自己的巅峰。

接下来就是那个无比伤心的赛季,11月15号,威尔莫茨,很奇怪我自己能记住这个名字。然后在那个著名的5月5号,8号,又一次让这两支队伍相互伤害。然后是11号赶走7号,7号宣布退出国家队,当时我以为这会是一个一时冲动的决定,然而我却真的再也没有在我希望的地方看到7号的身影。从此,在内心中,我再也不承认这是一个完整的黄金一代。支离破碎。

2个月之后,7月9号,高三就这样结束了,一点也不比一场足球比赛更加曲折。

接下来的岁月里,11号达到了自己的巅峰,7号、8号以及那个小年轻10号却在新闻中渐行渐淡。第一支队伍依然没有起色。然后第二支队伍到达了伊比利亚半岛。又一次死亡之组,这一次我没有期待。我以为支离破碎,年华老去。然而他们却既8年前又一次让了世界动容。风翔的荷兰人回报了4年前他们不该的获得——用一场载入史册的失利。那个17号让我以为是7号的灵魂附体。我天真的以为他们又一次接近一个奇迹。然而,事实是,他们接触到了一个奇迹,但不是属于他们的奇迹。于是在希腊众神的光辉下,他们又一次碰壁。

在我的经历中,足球总是那么出人意料,特别是在我以为可以如愿的时候,这更让悲伤总是来的那么突兀。

时间越接近现在就越清晰,反过来就越缺乏回忆的味道。两年前,11号、8号和另一个不天才的7号完成了一个进球,而年轻的10号带来了另一个进球,这一切使第二支队伍第一次到达了世界杯。第一次,实力不那么坚强的小组,纵使最好的岁月已经逝去,但我还是开始畅想和桑巴军团的一场酣战。战死沙场,马革裹尸。然而等来的却是地中海孕育那个国家的23号,复仇一般的又一次完成了两支队伍的相互伤害。于是11号、8号、以及那再没有代表国家队的7号,这一段路终于走到了尽头。

恩怨情仇,沧海桑田。

然后是丑闻,第一支队伍让11号的队伍去了乙级,并拿到了自己历史上第一个3连冠。虽然欧冠上每一次都近乎闹剧的出局,但是这已经是很多年以来的第一次,我支持的队伍尝到了足量冠军的滋味。这之间已经经过十年。而阿尔卑斯山脚下,已经失去自己天才的第二支队伍,老4号、9号、1号、拄着拐杖没能参赛的10号,用另一场足以载入史册的失利——我第一次在看球的时候感到自己的心跳,结束了自己的历程,结束了黄金一代的历程。于是这也是我最难过的一次,甚至比千禧年的那次还要难过,因为再没有下一次,至少没有4号、7号、8号、9号、11号的下一次。

十年。

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

十年之后,人已注定。

内拉祖里,喜爱波西米亚铁骑的内拉祖里。

仅此而已,如此而已。

wefootball上的链接:http://www.wefootball.org/match_reviews/32

十年》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