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碎片(转载一篇)

很多年来终于认识了一个比我还业务的捷克球迷,和她一比觉得自己都不算捷克球迷。因为我前两天写一篇十分砖的文章,结果引出这篇集科普和文艺于一身的玉文,十分得意,所以转载——话说我blog转载的唯二文章全是关于捷克的~ 另外如果谁今后发现我讲述我的捷克史的时候多了一些原来没有的东西,那估计是把这篇文章的内容消化吸收了。

———-开始的分割线————–

我到现在也无法想清楚1996年对于我来说意味着什么,也许什么都不是,因为我一场直播都没看,只是体育新闻、重播和集锦……还有各种评论,把我迅速地从一个球盲转化为了一个明白啥叫越位的……不能叫球迷吧,看得懂足球的小孩儿;也许是很多很多,我认真地回想了生命中可以让我深深喜欢深深惦念的那种距离我很“遥远”的人和事,我那么喜欢日本摇滚那么喜欢Luna Sea,然而,占据我心里最深最重要的部分的,是捷克。

那个时候只是喜欢,然后下意识地去关注那个追风少年,直到现在我都认为Glory Glory Man. Utd是世界上最好听的足球歌曲,每当看到Glory都会条件反射地默念Man. Utd,我曾经有一张1997年曼联首发11人的海报,然后在争抢中神秘失踪,直到现在还能想起来那个追风少年一脸惊愕地望着镜头的傻样儿。然而,搞笑的是,其实那个时候我喜欢的俱乐部是Liverpool,直到现在还记得那支球队大部分球员的名字,即使后来的Liverpool在Smicer的灵光一现下拿到了欧冠,我还是觉得1999年前后的Liverpool是最伟大的,这里又必须得牵扯出一个人来——Steve McManaman,我到现在特别特别喜欢过的球员,只有两位。

我固执地认为Macca是Liverpool有史以来最好的队长,最飘逸灵动的左前卫。我确实喜欢一个球队的左右前卫给人的那种“双翼”的感觉,所以我爱上了两只扑棱扑棱的小翅膀。当然,在我心目中,能与Poborsky比翼齐飞的还有奥维马斯(又忘了他名字怎么拼了……),2000年欧洲杯小组赛第一场第89分钟,我眼看着奥维马斯启动加速突破了Poborsky,然后德波尔为了不辜负这一传球,决定假摔……但是,当奥维马斯决定退役的时候,我分明感到了悲伤。这个越来越功利的足球世界里,风一样的边前卫究竟还剩多少……言归正传,Macca的Liverpool,许多他从小的兄弟们,福勒、雷德……许多天才少年们,欧文……还有,我们的Berger King。

我曾想过如果要我选择,我是要有Nedved的捷克,还是要有Berger的捷克,我发现我会永远地选择后者,大概是因为,他是Berger King,Liverpool球迷叫他Berger King。后来,Macca走了,以当年第一高薪加盟了皇马,那个钱堆起来的球队,我听到了看台上的球迷嘘他,那曾是他们最爱戴的队长,他把他职业生命中最充满希望最辉煌的9年留在了安菲尔德,只是,没有一个冠军让他回味(竟然到现在也没有……),那是在1999年。

Macca离开了Liverpool,他永远的家,Poborsky也挥别老特拉福德远走安静的葡萄牙,Beckham像个胜利者嚣张地挥霍着他的美貌与天赋……只是Berger King还是Berger King,意气风发的Berger King。

再倒叙一段吧,1998年,我曾以为自己支持英格兰,然而强烈的失落感让我大概明白了什么,也许两年前我什么也不懂,但是我已经做出了决定,那就是,捷克。Macca在对阿根廷的比赛中替补登场,许多人都说他应该成为英格兰的核心,然而古典边锋是那样地和那支球队格格不入,Beckham傻乎乎地被罚下,他说那是他生命中最黑暗的日子,我想说你还记得那个活在你的影子里一年半的捷克人么?

在这漫长的一段里,1996年那个4号愣小伙依旧顶着一头短发在那支被称为蓝鹰的球队里兢兢业业,现在想来他做出了当年所有中前场新人里最聪明的决定,所以一直到现在,在我的印象中,LAZIO依然是一直温柔的球队,就像那柔和的天蓝色。Kuka留在了德国,一直到2000年,他变成替补,捷克有了Koller不再靠他的狂奔寻求反击,捷克队后来再也没有比他帅的正太出现。Bejbl貌似去了马竞,之后杳无音讯。Smicer在法甲斯特拉斯堡混得很带劲,在我看不到葡甲郁闷的时候经常很high地在我面前晃,当时我真是烦死他了。

Liverpool还得前进,心高气傲的Berger King带领捷克队预选赛10战全胜,但就在最后一场(对谁啊…法罗群岛?…),红牌,追加停赛两场,有人说,这是个阴谋。我则是觉得,不管这是不是阴谋,这应该是Berger职业生涯的转折点。对荷兰的比赛之前已经说过了,Nedved会跪下而Poborsky不会,Berger坐在替补席上会是什么心情呢?我还记得那个直接造成“点球”的19岁小中卫落寞的眼神,他从此再也没有入选过国家队……对法国,好吧我终于确定那个回传不是Bejbl干的,从而更加坚信了Bjebl属于Berger一方,他是个不错的工兵中场,不应该比Galasek差。Poborsky罚点球,那是我这辈子看的最不紧张的一个点球,我特别相信他……其实,这个点球,是继1996年对葡萄牙的那个挑射之后,他的第二个国家队进球。对丹麦,好吧,我迟钝于所谓“表面的和平”,但那真是我看的最愉快的一场比赛,Berger回来了,尽管拿着回国的机票,Smicer进球后给Poborsky擦鞋,后来中超某队复制了这个庆祝动作。球队出现正太一名,瘦瘦小小面容清秀的Rosicky。

Macca在西班牙迎娶了新娘,Poborsky在葡萄牙过得平静,我不再热衷于现在看来有些野蛮的英超,Liverpool渐渐变得不熟悉了……直到那一天,我实在记不清应该在时间轴上的哪一点,Berger重伤,伤了很久很久,我记得有记者去Liverpool采访写报道说遇到了拄双拐的Berger。我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认为,Berger后来没有出现在国家队是因为那次受伤导致的状态下滑。

2001年,捷克夺得欧青赛冠军,又一批年轻人出现,那个时候觉得捷克人才华横溢捷克人才生生不息,哪想有今天。

Benfica财务危机,Poborsky出现在新闻发布会上的神情有些不知所措,葡甲最佳外籍球员回到了五大联赛的赛场,佐夫坐在他身旁,温柔和善。美丽的里斯本,小小的里斯本,变成了奢靡的罗马,大大的罗马。我想还好,是LAZIO,有Nedved在。Nedved说好啊没问题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他的之类之类,那个时候他看上去很爱蓝鹰,蓝鹰球迷更爱他,虽然没有叫他King,但是那是更持久的爱吧。于是蓝鹰真的可以飞了,捷克双翼。

半年后,还是危机,Nedved走了,我一脸错愕,第一个愚蠢的念头竟然是你竟然抛下我们不管了!那一抹淡蓝,多么悲伤。然而Poborsky还是Poborsky,清楚自己的热爱与专注,尽管Nedved走了,然后佐夫又走了。最终,他拒绝了LAZIO续约一年半的邀请,拒绝了来自德国的诱惑,在让广大Inter球迷深刻地记住了他的名字之后,回家!那一天,是2002年5月5日,我被大罗的泪水震撼了,然而我更是自私的,Poborsky已经30岁了,他不再是那个躲在Beckham阴影里的捷克年轻人,不再是里斯本宁静小屋里认真地做木工的捷克年轻人,他的年华,我不知道哪里去了,我只是祈祷,这一次,哭泣的,可不可以不是他。

在Poborsky登陆罗马的一年半里,我没有看西甲,体育新闻断断续续,Macca曾经很好,越来越不好,然后Beckham竟然离开了给了他那么多荣誉的老特拉福德,也来到了皇马。

在2002年世界杯前,捷克和意大利进行了友谊赛,那个时候还是我最喜欢的中卫(现在是Ujfalusi了……)的Cannavaro被Poborsky一次次突破,我想起了Macca,想起了奥维马斯,这届世界杯没有他们,这些追风年轻人的青春,一去不回。2002年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