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雪

晚上下雪了,今年的第一场雪下得好早,枝头的叶子还没有落尽,几片坚持的还努力的挂在那里。然而雪已经来了,压向枝头。所以那几位仅有的坚持者,也抵挡不住了,飘向地面。于是呢,心型的落叶与六角型的冰雪就这么交错地从空中坠落……

这究竟想说明的是天空的爱意还是天空的冷漠呢?

——————————————————————————–

我静静的挂在枝头,天气冷下来有一段时间了。开始的时候并没什么变化,只是身上和周围的颜色由翠绿变成亮黄,我当时想这没什么大不了。接下来,周围的伙伴们开始不断的一个接一个的落向大地,这些也是意料之间的事情。从我们发芽的那一天起,我们的父亲就不断地向我们讲述着各种各样的事情,生生不息的循环,就是其中之一。
"你们生长的原动力来自大地提供给我的养分,如果说我是你们的父亲,那么大地就是你们的祖母……"

"你们最终是要离开我,从天气转凉的时候开始。大多数时候都是随风飘离。但风不是你们的归宿,也许你们可以飞翔很远很远——甚至远到我都看不见的地方。然而你们最终还是会降落,这里或者那里,却都是落向大地,回归大地的怀抱。这是你们注定的美好的归宿。落叶归根,所以才生生不息……"

以后的事情呢,就像父亲说得一样。一端时间之后,天气凉下来,越来越凉。虽然在我的一生中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经历这样的变化,但我知道,春雨滋润、夏蝉鸣叫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因为秋天来了。

到了今天,原来的玩伴们都已经离去了,或者飘落远处,或者直落大地。现在这个枝头,就只剩下我还在"留守",旁边的枝头已经空空荡荡没了叶影,远处零散的还有几个兄弟在那里,离得好远,说不上话,所以看起来也像我一样孤孤单单。也许也像一样我在等待……

"接下来,天气会越来越冷,等到冬天来了连我都会睡去,直到下一个春暖花开才醒来。不过当然冬天有很多时候也是很美的,特别是下雪的时候,冰花从空中折转飘落,像天使们一样,很美很美……不过你们可能看不到……"父亲的话,我还记得。

所以我在等待,因为天使还没来。

父亲已经很少说话了,我想他已经准备睡去了,只是偶尔清醒的时候还会和我说说话。其实父亲很健忘,他从来分不清楚我们这些孩子。也许他真的是很老了,或者因为在半睡半醒之间所以迷迷糊糊,有好几次我想再问问他雪的事情,可是看着他那昏昏沉沉的样子,也就放弃了。

"今年天冷得好快……"这是父亲和我说得最后一句话。

天又黑下来了,记不清这是第几个降临的夜晚了。其实也不是记不清,有很多事情并不是你记不得,而是开始没在意,等到想去记住的时候,却发现已经开始太久了,以前的事情都忘记了。

天气就像父亲说得那样,夜晚更是尤其冷得厉害。我想也许哪一天等我一觉醒来,自己已经在地上了。

迷迷糊糊的,第一片冰花打着转从我面前飘过,接着第二片、第三片,一片接一片……

"这就是雪吗?"我清醒过来,兴奋不已的问父亲。

父亲已经醒了,但他没回答我,只是微笑。我发现其实父亲并不老。

我仔细的观察着天上下落的冰花们,生怕遗漏了这美景的细节。也许天气还不够冷,雪并不像父亲描述的那样"很大的雪片凌乱交错的片落",而是细细密密直落的雪丝里夹杂着偶偶尔尔飘转的雪片,落在大地,染白地面。于是大地看上去,就好像已经盛装起来,在月光下反射出淡淡的银光,很好看……
忽而左边远处的枝上那片叶子离开了树条,在风中和雪花打着转飘过来,到我面前时他大声问:"其实我一直想问你,你也是在等这天吧?"

"是呀。"我对着飘远的他,大声说。

……

"嗨,你的形状很漂亮,心型的……"六角型的雪花好象展开翅膀的六翼天使,很美……

——————————————————————————–

早上,醒来后看见,昨晚的初雪降落后天气还没好转。在今早阴沉却分外爽朗的天空下,积雪把大地打扮起来,而被雪压弯的树枝上,本来还有的几片黄叶,全已消失不见,而被夹杂到地上东一堆西一堆的冻雪堆里了。

有时候我不禁想,在下一个晴朗温和的天气之前,落叶和落雪就可以这么依偎,纵然给对方带来的只能是凋零和寒冷,却是幸福而温暖。也许时日不多,抑或相见恨晚。然而等到转暖的时候,就坦然地默默分离去肥沃和滋润身下的大地,去孕育新一轮的循环。

至于爱情呢,也是差不多。

                                                          霏昀

                                                           03.12.19 00:1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