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封盖的未名湖

最近很忙,快要考试了,但还是决心写这一篇文章,因为如果现在不去果断,也许不久就不再有这样的心境了……

不知北京有多久没有下这样大的雪了,印象里也许有十几年了——虽然去年以及去年以前的几年都有下雪,但这样大这样长的却是没有。我也就没有在这样的天气走过夜路。

而昨晚去了未名湖。

系里的联欢会——新年联欢不知为何这样早——就在湖边的体育馆,我只去看了一眼——不到十分钟,不为什么,不因为喜欢,也不因为讨厌。去的时候雪已经停了,湖上很多人,在白茫茫的一片中。湖边是桔色灯光,很漂亮。回来时雪又开始飘落了……

晚上第二次出去已经是十一点多,雪已下得很大。并不像白日里那样细碎而集密,而是很大的雪片,片片片片的片落。已经很晚了,又走小路,路上没几人,几盏引路的灯也是桔色的光。

在灯光下,雪花层次的片落。那是真正的美。

我们常常说这"很美",而后加上一系列的溢美之辞。而现在在我想形容这种美的时候,觉得自己很会遣词的我,却没有一个字可以说——美或许只是一种感觉,真正的唯美,任何增添的描画都是一种玷辱。

我不会描画,就只能叙述……

而这也不是《剪刀手爱德华》中那种足以起舞的猛烈,也不是邂逅中用以相遇的浪漫。近处的雪片慢慢地下降,远处的就对比着好像飘舞——夹杂在风中。零乱的层次。雪看起来也不是那样纯洁的白——也许那样反而不真实,而是被桔灯所映衬。与落在地上的冰晶反射的亮光交织在一起……

又在湖边。冰雪封盖的未名湖。

如果说刚才的她很漂亮,那也不过是"天然去雕饰";而现在却已上了一点点"雪妆"。"清水出芙蓉"也许很好很好,可我偏偏喜欢那所谓的"总相宜"。未名湖决不及西子,而这一点淡妆却也恰恰好。

雪白的湖面,游戏却不喧闹的人们,桔色的灯,染白的松柳;又加上飘落的雪花,随风,一片一片地撒在冰封上面……

恰恰一点雪片,落在了鼻尖。随即马上融化不见了——渗入肌肤。

如果说天上的落雪,能融入我们的身体,那么为什么这些在天空中起舞的不能是曾经的"我"呢?

究竟是雪花在飘落,还是自己在飞舞呢?

我们总是努力地追寻世上的最美,其实也许你所谓之能看到能观赏它而欣喜的就是你自己最美的一面;

也许那一片最美的雪花就是你自己……

曾经因为别人们的表演,而怀疑怨愤整个世事,而又惊艳于被世界所赠与的美丽,这所作所为真的有点傻。

这一切很好很好,而我也非常喜欢……

回来的路上雪还在飘。

                                                         霏昀

                                                           02.12.22 00:1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