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之九

一起闲聊时,无意说到有些人只要××领导写个条子就可以被北大清华录走,而且恐怕这在高考前就已经内定好了。
高考中学校就像一个容积一定的盒子,考生像球,每个盒子只能装一定数量的球。第一种情况,盒子中只装了恰好的球,不多不少;第二种情况,盒子装满后,某些人可以靠特权增加盒子的容积,以放进自己的球;第三种情况,盒子装满后,某些人靠特权拿出其他球再放进自己的球。
满足第一种的社会是最透明的社会,It’s Fair. 第二种社会是中国的现状。第三种社会的状况是——黑暗,而这种黑暗来源于权力。
想起那个分粥的故事。开始一段不说了,到大家选出一个公认德高望重的人主管粉粥事宜后,便有人开始贿赂主管的人,以便自己在分粥时获得更大的利益。于是那个人开始腐败。这就是腐败的来源。
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绝对腐败……
(耶!沈星的发型变回来了!我喜欢!)
许多人希望消除腐败。他们通过对权力的限制与监管来抑制腐败,但他们无法从根本上消除腐败——Hong Kong的政府很廉洁,但ICAC(廉政公署)还没被解散。因为当权力产生时,腐败的基础就奠定了。而当第一次腐败产生后,当人们发现权力可用来为自己牟利后,腐败就不可能再被消除了,除非消除权力。
Marx试图通过消除阶级来消除腐败。但大家都是无产阶级后,还是要有人来管理这个社会,权力仍然存在,这就是为什么中国还存在那么多腐败的原因(反动言论,别到处宣传)。
如果要从根本上消除腐败,有两条路,第一是消灭特权,第二是使人们不再有权力可用来为自己牟利的观念。但这很难……所以腐败还在继续,社会依然灰暗……
最近几篇的话题好像比较暗色调,可能是因为考试没考好心情不好的缘故。话题有点脱离大家的生活,这很不好。下次开始会改一下。

关于权力与腐败
                                                         霏昀
                                                           02.07.29 19:5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