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无题


“喂?干嘛?”他问。
“你什么时候回来?一会儿出去通宵,去不去?难得新年加下雪。”他舍友在手机里。
“啊,我想想……现在几点了?”
“快11点45了吧。”
“好吧,等我会儿,这就回去了。”

“嗨,有事要回去了吗?”她说。
“……嗨……没事。”
“对不起呀,迟到了。下雪,路很难走。”
“啊……没关系。”他说,“什么时候回来的?应该还没放假吧?”
“有一周吧。家里临时出了点事情,就跑回来了。你知道的,我爸爸的身体一向不是很好。”
“啊。”
“不过已经没事了,可能过几天就回去了。”
“在那边还顺利吧?”
“还好吧,一开始的时候总有些不适应,给你的信也写了……”
“嗯,我记得的。”
“不过现在已经没什么问题了,人的适应能力还是很强的。”
“那就好,那就好。”
“……其实我想老天也真是不明智吗。”她说,“回来时听说今年北京都没下雪,我还以为今年都不会下一场雪了,如果是这样的话,倒是很好的一件事情吧。最后一天下雪,真是没想到的事。”
“我倒是没想到你会来这里。”
“那时候已经说好了……而且你不是也在这里吗?”
“我很近的,不要几分钟的路。而且咱们也不一样,不是吗?呵,你明白我在说什么的。”
“你还是很在意吗?”
“怎么说……总有一点吧,就一点点。不过你知道那时候你那么决绝地说出来……”
“……对不起。”
“没事,过去了吧。”
“可你刚说你还在意。”
“如果我说我不在意了,你会很开心吗?”他问道。
……
“想走走吗?”他建议。
“不了。……我,要回去了。太晚了,爸妈会着急的。”她说。
“打车?我送你到东门吧。”
“好吧。”


“怎么了?好像有人在嚷?”
“新年了吧。每次校长在百年讲堂那里敲钟的时候,都会有很多人跟着一起喊的,和去年一个样。”他说,“新年快乐。”
“Same to you.”

“没车呀。”
“那当然的了。新年的又这么大雪,必然没车子。”
“你还是这个样子,说话总是咄咄的,好像要教训别人似的。有新女朋友了吗?”
“没。”
“改改吧,不然怕是只有我这样子的人才能受得了你。”
“你受得了吗?”
“原来是可以的吧,现在就不知道了。”
“……其实我一直在想,一直在想,就是,如果……嗯……如果当时你没离开,没去外地的话,我们,我们……哎,怎么说。”
“现在说这个已经没用了。”
“你知道我想问什么吧?”
“我想,如果那样我们应该是继续的吧。”她回答。
……
“还不来车,”她抱怨,“下雪好麻烦呀。”
“我以为你很喜欢雪天的。”
“还是很漂亮的。不过可能心情不一样了吧,同样的是下雪,现在却不如原来那么喜欢了。刚才在未名湖那会儿就觉得了。”
“呵,也是吧。怎么说,其实,其实今年落下的雪花怕就是和去年没有一片同样的了,所以看起来也都不一样了,所以如果想找这么两片一样的雪花也是很傻的事情。”
“……别这么说好吗,我会哭的。”
“对不起。”
……
“……对不起。”她说。
“没事的。”
“其实你没做错什么,你真的很好,当时我找的理由都很牵强。”她说,“但人是会变的,总是要变的。而且两个人隔得那么远,不知道对方怎么变,于是就……”
“来车了。”
“别怪我。”
“没这回事。快走吧,很晚了。”
“真的?”
“真的。”
“愿意抱我一下吗?”她问。
……
“……呵,算了,上车吧”他说。
“……那,再见。”
“再见,新年快乐。”


“拜托,干嘛去了?等你半天了。”他舍友。
“没事,刚才碰见个本科时的同学,聊了一会儿。”他说。
“同学?女同学吧。”旁边的人说。
“呵呵,我看也未必是碰见,冒着雪出去了3个多小时,我看是有预谋的。”
“哎,你们这些人可真是无聊。等了我半天,今天就我请客吧。”他说。
“那必然的。”舍友附和道。


“好漂亮。”她说,“原来可没雪天在冻起来的湖面上走过。”
“我也是啊。”他回答,“所以说学校里有个湖也挺好玩的。”
“明年如果下雪的话,我们还来这里看雪,好不?”
“好呀。”
“真的?那说定了。”她问,“现在几点了?”
“嗯……不到九点一刻。”
“那明年再下雪的时候,晚上九点我们还来这儿?”
“好呀。”

2005-6-2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