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的雨,但运气好

下了班车进城铁站的时候雨还是可以让我走着而不是奔逃的强度。

刷卡进站之后上楼梯的时候,雨忽然大了起来。噼噼啪啪地打在塑料的顶棚上,起初让我以为车进站了。然后这声音响震不去,以至于2米外站着的俩人聊天的话语都传不进我的耳朵。

而后城铁进站时的振动声和这雨水的啪啪声融合起来,听不出谁比谁更鲜明的样子。

车门打开的时候,挂着的雨水顺滴下来,于是进门的人都缩头缩脑的样子。车厢里都开始漏雨了。

不过待到到站下车,再次走到露天的时候,雨水又是可以让我走着而不是奔逃的强度了。

此条目由霏昀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并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