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流水帐——第4日

公元2006年7月6日   农历丙戌年六月十一   天气晴   宜启攒求医   忌动土破土

从我4年来一直不能在脑中的北大地图上明确它的位置的西门附近的那片平房绕过,就到了静园。环在四周的路灯——也许根本没有路灯,我记不清——不能照亮整个草坪,于是在暗中坐下,而72cun当年印的衣服,被垫在下面。另外电子系的一些人坐在草坪的另一端,莫非信息学院的人都是这样?

猜数字,猜中的人真心话大冒险。

如果没有运气极差的人,猜数字猜中所需要的人数间隔几乎是一定的,于是要真心话大冒险的人就在1个圆环上4个等距点上频繁的出现。然后有人吃瓜,有人尾行女生,有人在草地上跪倒大喊,还有许多人表白,凡此种种。

期间有人喊着,流星划过。我背对着它,是我没有愿望,还是它悭吝于给予我一个机会呢?

后来被某猫熊指称“心理年龄小”,怨念之。

呆到3点,回去看球。先去洗漱,计划比赛完立马睡,不然担心自己过劳死。France VS. Portugal。也许在外面人多坐着的时候精神比较容易集中,回到屋里就真的困了。看球的心思都没有,坐在那里听着大腕机器的解说音,灌水聊天。后来大腕支持不住去睡了,就坐到了他的机器前,不过依然是听着解说音,灌水聊天。待到下半场后半段,上眼皮和下眼皮猛烈的激战中。只记得小森中间过来一次。

大概是终于挨到比赛结束了,倒头就睡。

……

醒的时候是小森进来说要走了,爬起来洗脸说去送送他。洗完脸发现已经不见人影了。

大家把不要的书本全部扔到楼道里卖斤,站在书堆上找了许多有趣的照片——知识的用途。

吃饭,计划晚上的活动。

下午一直在收拾东西,才发现自己4年来将如此多的东西散在桌子上、抽屉中、柜子里。

天气非常得晒热。

装好网球拍,反复提醒自己说约会出门时带着,然后出门时果然忘了。手机又一次没电了,这几天我发了多少短信……在回忆中,我完全遗忘那天吃饭的地方,从位置到名字到菜品到味道,只记得环境很清静的茶餐厅,这是极为罕见的事情,也许能从侧面说明了状态的混沌。中间的语话是把一些该解释的事情解释了。另外刚刚问了lp,答案是华宇地下的不见不散。

回来,继续收拾东西。收拾出了Dior和Givenchy古龙水的试用装。不打算拿回家,于是都分别给不同的人用掉了——对于后来说这是女用香水的人,我只能批评你没品了。

然后就是石舫。白天晒热,然而这会儿已经开始起风了,当时我以为要下雨,心想那真是极大的讽刺,还好没有。站在石舫的时候,记忆中手里又有了盒中最后一根薄荷味道的烟——记不清是Esse还是Sobranie,但是我前面的记忆里那盒烟在昨天的凌晨里已经耗散殆尽了,所以之前那大概是错误的记忆吧。

很多人在不停地点蜡烛,很多风则不停地吹蜡烛。经过不懈的努力,终于把“CS02”的字样点亮了,合了影。我想,对于4年的生活来说,最后能有这样一张照片存在,真是让人感到高兴的事。有人折了纸船载着蜡烛,漂在未名湖上。但是那不配合的风,老是把蜡烛打灭,或者用水波把船送到看不到这角落里。另外后来翻看照片的时候,发现那天的照相,自己常常带着个圣诞老人或者老婆婆的帽子拿着蜡烛或者打火机出现在镜头里。

(外面起风了,因为没带伞的我要匆忙回家的缘故,这篇只能如此简短的结束在这个地方了。不过也许反而这是这个系列中结束得距离0点最为接近的一篇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