龟兔赛跑 – e = mc2

到港的那天,清晨的海上弥漫起雾气。阴霾的天气里,船员们也没了往日的干劲,就都只是闷不吭声地做着自己手里的活计,恰如我乘坐的莉迪亚号缓慢行驶得那般没精打采。我搭着甲板栏杆向太阳升起的方向看去,旅行者口口相传的黎明奇观不在那里——晨曦连同那传言中的建筑物一并隐没在海上的水汽中。

一个小时之后,接近港口的时候,兔子城终于出现在地平线上。一个多世纪以前,兔子城刚刚被“电”点亮时,“不夜城”的奇景曾经吸引无数旅行者划着筏子在海上欣赏。然而如今,地平线上闪耀着灯光的城市,在旁边那巨大的弧形斜面轨道的灰色影子映衬之下,不过是一根点缀着斑驳亮点的短线。

顺着踏板踏上陆地,虽然港口距离那建筑还有近一天的路程,而且处在背面也无法看到那无限延伸的轨道,但我还是感受到了这造物的宏伟。高耸的石头立面向上无限延伸,天气的缘故,完全无法看到立面的顶端,一切渐渐消失在空中,这使人透不过气来。立面上盘绕着一条火光的长蛇,仔细地观察一会儿就会发现这条“火蛇”在绕着立面缓慢爬行。

在兔子城的任何一个地方,你询问这个轨道的来历,你都可以证实那些之前到达的旅行者带回来的传言。吃晚饭的时候,同桌一个喝得醉醺醺的兔子很高兴向我复述这一切。

“几个世纪之前,我们在古迹里发现了上古的书籍,里面记载了许多能带来神力的咒语。于是那些解读师就开始解读这些书籍。这带来了许多了不起的东西,”他指了指餐馆顶端泛着柔和白光“电”灯,“可是造电需要很多力量,那个时候低贱的乌龟还常常破坏。经常没有电,没有电就不能发光。”他摆了摆耳朵,“不过后来解读师终于读懂了最后那个最难的咒语,”,用手指沾着啤酒,他在桌面上画了一组奇怪的符号,

e = mc2

“解读师说这个咒语证明了只要让一个很大的球体非常快地滚动起来就能创造出永恒的力量。于是就开始造那个轨道。一旦轨道建成,再把巨型石球推动,就会有永恒的力量。”他将杯子里的啤酒一饮而尽,“永恒的力量。”他重复了一遍。

我在兔子城停留了一晚,就前往市郊轨道的所在地。兔子城的一半以上乌龟族人都在那里。很久以前,兔子用上古书籍里记载的武器征服了乌龟族人,那时候起乌龟一族就沦为了奴仆。乌龟们一直在反抗,这种反抗力争了百年。然而在兔子们开始建造轨道后不久乌龟们便不再反抗了——传言他们屈服了。

近距离观察,轨道的雄伟让人震撼。更加令人震撼的却是乌龟们的生活。他们在用一种苦行僧的方式修建这个轨道。极少的食物消耗下,从事最繁重的体力劳动——无论小孩子、妇女、老年。只有很少兔子监工在旁,然而一切井然有序,没有破坏,没有怨言。我很难相信一个民族可以被奴役到这种程度。

于是我在那里生活了9个月的时间,和乌龟们一起吃住劳动,终于一天,一个和我关系很好叫做Tommy的青年向我讲授了他们的先知告诉他们的秘密。

“那些上古的书籍本来是聪慧的乌龟祖先遗留给我们的,愚蠢的‘长耳’偷了那些书籍,结果他们却用那里面的东西打败了我们。”Tommy非常愤慨,“不过‘长耳’根本没有读懂最后最有威力咒语,这是我们的机会。”,Tommy在地上画下了那个咒语——和餐馆里那个喝醉的兔子画的一样,

e = mc2

“我见过这个咒语,据说它可以带来无尽的力量。”我说。
“没错,可是那不是这个咒语的全部。”Tommy指着咒语的最左边的字,“这是个象形符号,和我们古语中代表乌龟的字一模一样。‘长耳’们看不懂这些,因为他们从来不关心我们的语言,他们也不懂这句咒语所带来的永恒的力量最终都将被赋予我们。”Tommy说这话的时候,眼睛被火光照亮。我看着那句咒语,最左边的‘e’确实很像一只乌龟。

最后Tommy反复嘱咐我,保守这个秘密,因为兔子们如果知道了一定会终止这个工程,那么乌龟就会永远被兔子奴役。我答应了他。

不久我离开了兔子城,离开时我乘坐的那艘船是凌晨启航的,船开了很久我还是睡不着,于是走上甲板。那天天气很好,从海上可以看得很远。深夜里,陆地上兔子城的“电”灯大都已经熄灭,只有盘绕在轨道上火光依然蜿蜒。

离开那里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没再听说关于“永恒力量”更进一步的传言。

几个世纪以后,传说兔子城因为环境恶化而被沙漠吞没了,“永恒力量”的说法也慢慢消失在旅行者的传闻中。后来在废铁镇的咖啡馆里,我听到一群旅行者谈起有一小群乌龟生活在沙漠兔子城的遗址上,他们在不断修建加高那个巨大轨道的遗址,没人知道他们怎么做的目的。我想起Tommy那时候的话,于是就听着他们的猜测,什么也没说。

龟兔赛跑 – e = mc2
2008-11-16 15:3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