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真亦幻

上古常有人遭异兽所迷惑,陷入幻境不能自拔,终被吞噬。

亦真亦幻

二胖子下底后横推中路,我在后点抢在防守队员前面推射进门。

"好球!""不踢了,撤吧,累死了。""行,走吧。"

我在场边坐下换鞋。二胖子在一旁喝水,"嘿,我看你最近心情好多了,没事了吧?""还行吧,过去了。"我答道。"那就好,那就好。"二胖子沉吟着,"我听说你最近在外面租了间房,从宿舍里搬出去了?""是呀。""嗯,换换环境,对你也有好处。"我换好鞋站起身,"走吧。""好。听说《Matrix》的虚拟实境版已经公映了,周末一起去看吧?""我看看吧,最近挺忙的,周末可能有事。"……

我打开屋门,一阵哗啦哗啦声。今天我下课早,Lydia还没有回来。我把包扔在自己的桌子上,进厨房开火做饭。平时我和Lydia的课都很忙,一般就在学校食堂解决。但是每周二晚上都会回家一起吃饭。Lydia是个大小姐,家务方面基本上什么是都不会,这做饭任务自然是落到我头上。

饭刚摆上桌子。"嗨,回来了。"Lydia还挺会挑时间。"哼,刚做好饭,回来得还挺是时候。""嘻嘻。"Lydia放下东西,把椅子搬过来吃饭。

"知道吗,最近有个小师妹在追我。""嗯?嘻嘻,长得好看吗?""一般吧。""我说除了我这样的美女,别人也不会追你吗。""哼。"……

"如果有一天真有一个比我好的女孩喜欢你,你会不会不要我了?"Lydia忽然低声问我。"当然不会了。""真的?""当然啦。"我想亲亲她,于是就低下头把嘴唇贴近她的脸颊,然而那荡起的波纹却又让我想哭。

"你为什么不理我?"小A下午约我见面的第一句话。"嗯,没有呀。""你装糊涂吗,你不明白我什么意思?""对不起,我……"我们俩呆呆地坐在那里,谁也不说话。

"还有事吗?我晚上要赶个实习报告,没事我先走了。"这么坐着,实在让我尴尬。小A抬起头直直地看着我,"你就这么走实在是没有风度。"我无奈只好又坐下。又是一阵沉默。

小A一直低着头,终于好像下了决心似地,"做我boyfriend吧。"我一愣,虽然我知道小A是个大胆的女孩,但是我也没想到她会这么直白地说出来。长久以来我都不会干脆地拒绝谁,只是用冷淡的态度来表示自己不感兴趣,然而这一次小A不给我这样的机会。"对不起,但是我有女朋友了。"小A似笑非笑地瞪着我,"对你来说,这可是最不高明的理由。""是吗?但事实就是这样,实在不好意思,但是我必须走了。"我站起身,顾不得小A的眼神,匆匆走出了食堂。

我打开屋门,又一阵熟悉的哗啦哗啦声。Lydia正在自己的写字台前敲东西,"回来啦。"我微笑地看着她,"怎么,晚上事情很多吗?""是呀,统计的作业好难写。""我也要赶个报告,你忙吧,别管我了。"

当、当的敲门声,这么晚了,"谁呀?"。当、当,那人也不回话只是敲。我把门打开一道缝隙,却看见小A站在门外。"让我进去。""这么晚了,你有事吗?明天再说吧。""让我进去。"忽然Lydia在里屋问道,"Jacky,是谁呀,这么晚了。"小A呆了一下,然后猛地推门走进屋,我没法子拦住她,只得跟着她进屋。

小A看见Lydia,先是一愣,随即转头望着我,冷冷地笑起来,"难怪别人都说不要和死人争什么。""对不起,我不喜欢你这么说。"我有点紧张。"我偏要说",小A转过身对着Lydia,"这个影子就是你所谓的girlfriend?自从那件事以后我帮了你那么多,到头来却输给了这个影子?!我真是傻得没边了!"Lydia迷惑地看着我,"Jacky,这是怎么回事?"我对着小A生气地说:"实在不好意思,但这就是事实,你必须走了。"

小A不理我,转过去朝着Lydia,"怎么回事?我来告诉你怎么回事。你根本不是Lydia,只不过是计算出来的投影。真正的Lydia半年前出车祸了。这个笨蛋接受不了这一切,就把Lydia的记忆up到电脑里,让Lydia在虚拟里继续活着。他又弄了这个小屋,把虚拟和真实世界从这里相互投影。"小A扭过头看着我,"这样你又可以麻痹自己了,对吧?你这个白痴!"

"走,请你马上走!"我下了逐客令。"我当然会走,我不会笨到为了个白痴去和死人争宠。"小A已经走到了门口,"这简直是荒谬之极!不如让我们看看这个屋里到底有什么?"原来我没留意,小A已经走到了小屋的电闸旁边。她猛地拉下电闸,一下子灯全灭了,整个屋子陷入了黑暗。然而在这黑暗里,我却看得清清楚楚,Lydia已经不见了,包括她的写字台,她的笔记本、椅子、背包,所有属于她的东西全都因为系统停止了工作而消失不见了。一下子因为失去了一半东西而显得空荡荡的屋子里,我和小A冷清清地站在那里。

我觉得很冷,而且特别想哭。我不知道我们沉默了多久,小A温和了下来,"Jacky,别这么傻了,有些事是改变不了的,这些不是事实。电脑也许可以虚拟现实,但是它不能虚拟你的心。跟我走吧,忘了这些。"我懂她的意思,却不能控制地恶狠狠起来,"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生活在虚拟里碍着你们谁了?我就愿意这样,愿意麻痹自己,我没有妨碍你们,你们也别来管我!你给我滚出去,滚!"我不顾风度地大叫起来。黑暗里我看不清小A怎么了,只听见她跑远了的脚步声。

我平静了一会儿,走过去关上门合起电闸。灯亮起来,一阵熟悉的哗啦哗啦声,那是系统启动时读盘的声音。Lydia又站在了刚才那个地方,我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说的都是真的,对吗?"我没法回答这个问题。"Jacky,你太傻了。"Lydia低声说。她走过来抱住我,我感觉不到什么,却知道虚拟中她已经得到了想要的温存。她把头贴在我的胸前,我恰好看见一滴眼泪从她的眸子里滴落下来。这是今天第二个女孩因为我而哭泣了吧。我从她的怀抱里抽出一支胳膊,伸出手指想替她拭去那个泪滴。然而手指落在那里就像点在水面上一样在她脸庞上溅起一道涟漪……

终于我再也不能自已,哭得像个孩子一样。

                                                               2004-10-27 10:3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