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没有短信,我们该如何暧昧

南锣鼓巷喧闹的夜晚,东平路安静的夕阳,沙面慵懒的午后。
谁又爱上谁,谁又伤害谁。
伦敦酒吧中的寂寞,模手原坂下站前的放荡,上海堡垒里的生死。
谁又暗示谁,谁又自作多情以为别人喜欢谁。
谁和谁带着名叫短信的面具,互相着最平板僵硬的语气说着最别有意味的言语。

“你还活着嘛?”
“能给你打电话吗?”
“家里的花谢了,你没来。”
“我想见你。”

老虎滩军舰旁的冷,沱江石板路上的雨,泰山南天门外的风。
呕吐的是谁,胡乱按着手机按键的又是谁。
夜晚台灯下捧着书,午饭前瞧着屏幕,地铁杂音里塞着耳机。
刻薄的是谁,怯懦的又是谁。
谁和谁距离30公分,面对面站在下着雨、晴空万里、风抚着又雪落无声的天气里。

“我只是个小孩而已。”
“太晚了,我不打给你了。”
“对不起。”
“早睡,晚安。”

20年后的北京,20年后的上海,20年后的广州。
谁发了福,谁再装不作不服责任的男孩。
20年后的东京,20年后的米兰,20年后的纽约。
谁有了法令纹,谁成了两个孩子的母亲。
谁和谁擦肩而过,谁和谁见面吃了大餐,谁又和谁上演了那些最流俗的桥段。

“……”
“……”
“……”
“……”

然而是谁在恐惧。
如果那时没有短信,我们会不会对面无言。
如果那时没有短信,我们怎么表达那些情感。
如果那时没有短信,我们该如何暧昧。

如果没有短信,我们该如何暧昧》上有1条评论

  1. 有些段落还好…逐渐写出了惆怅的小女子情怀…
    可以拍个半分钟的广告片,随便安哪个牌子都可以,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