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TeachersⅠ——玄色记忆

"我正在盘球向前,准备完成一次远射。突然,我们队的守门员带着惊恐的神色从我身旁快速超过。助攻?!我向前看,只见刚才面向我的人几乎在同一时间转过身,而刚才背向我的人又几乎在同一时间回头看。我心中一颤,也回过头:漆黑的楼道中在一人高的地方隐约有一点黄色,却又不那么清晰,我眯起眼看才确定那是一个人的面部,然而身子却看不清;待他走得近了,才看清他的衣着——缁衣、玄裤、黑鞋——只有脸部一点黄色,尚能证明他是亚洲人种,然而这唯一的一点证明上却又罩了一副茶色的眼镜,之后的眼睛间或一轮,从中射出一束攫取的光,直指着我脚下的球。"
"‘黑皮肤来了!’不知谁大喊。转瞬之间刚才颇为嘈杂的操场一下子平静了不少。好在几个打篮球的人互相呼喊着‘传球’,使这场面反差小了些。只见那玄色的人径直走过去,捡起了被慌忙人遗失的足球,尔后满足了似的缓缓消失在黑色的楼道中……"

这玄色的人,是不在我初一记忆中的,细细回想他的出现大概是在初二上半学期(我也不大确凿)。当时我们还都不知他姓什么,又因他总是一身黑色,于是记不清是飞子还是轩轩率先将其借代为"黑皮肤",并擅自将他封为赞比亚驻华大使。后来是梓峰问了大单才知他姓"谢",再加上他住扎在教育处,于是他第二个称呼便是"谢主任"。到了高一,记得一天我在楼道中遇到他,便大声问好"谢主任。",结果被他叫到一旁并教导我说:"我澄清一点啊,我不是什么主任……"后面的话我记不大清了,总之"谢老师"从此流行起来。
初一下半学期到初二是初中班里足球盛行之鼎盛时期,无奈校园中是禁止足球的。起初石主任虽也管,但真正掀起严打之风的还是谢主任。自从他到任之后对校园中的地下足球工作者们进行了疯狂"镇压",校园中一片"白色恐怖","革命"形式便格外严峻。那时他时常在校园中游弋,使比赛经常中断。最多一天我们曾经被他逮过四次;还有一次他穿越楼道对我们进行围追堵截,虽然我们最终逃脱,但仍是几天不敢再去Play了。
其实在校园中"黑皮肤"属于打杂类人物,他大抵是没什么具体负责的事务,却又是什么都管。逮踢球的这工作暂且不说;记得还有一次我和David、飞子,还有一个不记得是谁,在食堂吃完饭没做值日,结果被他从班里揪到教育处教育一番,还写了检查;到了高中更是没事闲到常去各班询问食堂饭菜质量,杂事管到这地步,真是……佩服,佩服!
总之"黑皮肤"在学校中很像一个传统道德守护者的形象,自然在学生中缺乏亲和力,再加上他的一身玄色,若干年后回想起来,恐怕这记忆也是玄色的了。

霏昀
  2001.01.1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