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TeachersⅡ——奇人老怪

"随着上课铃声的响起,一阵兵荒马乱之后,学生们已经坐在自己位置之上。偶有几个靠窗的,将眼光射向窗外寻觅着该来的人。"
"一个高瘦的身影走到门口,本来是可以一步走进来的,然而却没有。他突然站定了,好像立正一样,倚着门立着,同时用并不犀利的目光扫视着全班。我好像被针刺了一下,慌忙从书包中胡乱翻出一个笔记本放在空空如也的书桌上。他又环视了一下,而后好似满意了一样跨了一大步走了进来,后面的手也不忘了把门关上。"
"‘上课!’他还没走到位便着急了似地说。在一片椅子碰书桌的哗啦声中他走到了讲台前,接着又是扫视。忽然他眼光定住,于是某个没站起来的人在慌乱中又引起了几下哗啦声。他满意地微笑,‘请坐。’我们便都坐了下,开始上课……"

瘦,很瘦,出奇的瘦。
高一时还没看过鲁迅先生的《药》,也就不会用"得了痨病"来形容这人,单是觉得"瘦"。后来听说他是患过癌症的——其实身为化学老师整天与H2S、NO2为伍,大抵是难逃此劫——我便不觉得奇怪了。
这瘦人说话、行事常是自出心裁、不拘一格——当然这是好听的说法。
开始是"我振荡振荡,我摇晃摇晃";"黑似铁,玄如墨"等经典话语,加上他那颇似林平之或岳不群的语调,以及个色的动作。后来又听说他诸如从不参加学校组织的任何活动;每次期末考试从不参加年级集体阅卷,而是自己拿回家阅卷等行径。于是不知何时他便被学友们戏称为"董老怪"了。
 "董老怪"是的确有些"奇招"的。例如"董老怪"上课是让我们坐着回答问题的,也许有人对此是不屑一顾的,但细想想和他差不多年龄的老师哪一个在我们坐着说话时不是慌忙让我们站起呢?我对于这既节约时间又节约我体力,有助于我增肥的方案是颇为赞同,只是不知铮姐意下如何了。至于他那些经典话语,虽说好像都是废话,但的确是能提高课堂活跃度的。
当然凡事要坚持两分法、两点论的分析方法……"董老怪"有时常在课堂上说昨晚Somebody 又 Call Him 说了些 What。我其实常常怀疑此事的真实性,怀疑那些他转述的话其实就是他的观点。不过考虑到这样做更容易使那些观点被人接受,所以我虽不赞同,但也不持反对意见。还有就是譬如刚进实验室时有些人说话,"董老怪"便会说:"我刚才看到4个同学说话……"我不知他是否真数过,但这不免有做作之嫌了。
"董老怪"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也许可以做朋友吧,我想。但毕竟他不是我们的班主任,而且相处时间也短了一些。如今他退休了,我便捡拾高一记忆中的一些碎片,写了这篇文章。按"董老怪"的话说"供大家饭后茶余解闷吧"。

霏昀
  2001.01.2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