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感应瓶(1)——并(补序)

补序

这是一篇开始于《痴儿》之前的文章,却现在还未结束。
我去年初很想写一点小说,于是做了这篇关于爱情的文章。第一篇很快便完成了,并且我一度想把它发表在"原创"中。然而也许是因为"不言爱"的心结作怪,终于作罢。
而后发生了许多事,不经意间便把它封存起来。如今在尘封中回头,我更理解了当时的感受。于是终于把它做完。
虽如此,但至于爱,我想我仍永远说不清,就正如绝大多数人一样……

                                                         霏昀
                                                           02.07.18

本故事纯属虚构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升学后,
他和她第一次见面,
他们知道了互相的名字。
其实以前也见过面,只是她已不记得了。
然而这为她所不记得的一次见面,
却使他深深记住了她,
并不因为她的Beauty,
也不因为她对他说得没什么意义的话,
仅仅因为见了一面……

她不算一个才女
——至少在他眼中并不算,也许是他太聪明了,
但至少是一个乖女孩。
而他却只能算一个浪子,
桀骜不驯,放荡不羁,
整天只知道和一帮狐朋狗友疯玩疯闹,
在她在教室里钻研学习时,
他却总是在操场上Play。
他和她并不是同一个圈子内的人,
但他总会情不自禁地注意她,
为她的Happy,而Happy;
为她的Sad,而Sad。
然而她却没有——哪怕一次也好,却也没有——没有注意过他,
至少他自己觉得这样。

他的狐朋狗友渐渐有人有了自己的Girl Friend,
他却只是一个人。
朋友们有笑他是快乐的单身汉,
每当听到这些他总微微一笑,
却又不免偷偷抬眼去看她,
当然,她从来没留意到。

冷天,在一个小商品市场中,
他看到一个紫色的玻璃瓶,
淡紫——他喜欢的颜色,高贵而感伤。
商人说那是一个感应瓶,
盛放着你对你所爱的人的爱,
也会让她有感应。
鬼才信,他轻轻地笑,
却又不禁心动,
终于他还是买下了那个淡紫色的玻璃感应瓶。

在一个静夜,他轻轻地听着Coco的《All I Want to Say》,
也轻轻地看着那个玻璃感应瓶,
轻轻地,轻轻地让瓶中充满他的爱,
也许她真的能感应到,他暗想。
他开始喜欢这首歌,
因为这种心境。 ——To be continu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