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之二

昨天去单家,些许人迟到,些许人忘了,些许人没去,些许人呆了须臾马上走了,还有些许人不但自己不去,并且拉着别人(我在论坛上骂过了,现在再提没其他意思,只是做个引子)。从这里我又不免想起了高中这个班……
曾经有许多人说过高中班很不团结,不像初中那样。我也觉得。比如高二以后我们铁杆每次组织踢球,不但响应的人不多,还有许多人在一边拆台,一边幸灾乐祸。我不知这次拆台的人如何想,但大抵也不过如此。所以我真想骂——混蛋。
每次我拉不着人踢球,俞浩都会说我组织力变弱了,而我会反驳因为大家大了,所以有主见,于是组织什么活动难了。而现在我觉得我们全错了。我组织力有没有变化我自己最清楚,而如果说大家长大了有主见,那么拆台的人不应那么容易,所以说全错了。
至于原因,我也说不清。然而一种偏激的解释:随着成长,中国人的劣根性已经在这里现露了出来。记得那个笑话:日本人做事像下围棋——可以损失局部利益换取全局胜利;U.S.A.人做事像打桥牌——讲究小组合作;中国人做事像打麻将——看住上家,管住下家,自己和不了,也不让别人和。
搅和——成事尚不足,败事颇有余,全是这种本事……

不团结,这是一个团体的致命伤。高中这个所谓的实验班所以这么颓,皆出于此吧,我想。论学习,学习不行(作为一个实验班,保不了4/5的年级前五就是失败);论体育,体育不行(篮球、足球……);论组织活动,也差得远(高中自己组织过的为数不多的几次活动全是哗众之举)。真是干嘛嘛不成,吃嘛嘛香,唉……
如果说一个班的失败,又不免提起班主任。第一个班主任很客气地说是一个傻瓜,不知五中抽什么风让她一个教政治的做实验班班主任。什么都不懂,反应还没学生快,不知变通,一幅传统卫道士的形象。从高一起这个班体散了,她真是"责无旁贷"。第二个班主任是my mother的同学,当值的时间又短,我就不评价了。

关于高<1>班
                                                         霏昀
                                                           02.07.15 19:5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