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感应瓶(3)

本故事纯属虚构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也许从一开始就错了
——现在回想起来。
也许其实是很落俗套,是的,很落俗套,
然而真实本身不就是一种俗套吗?
人们最熟悉的,不就是最接近自己的,最落俗套的吗?

试图挽回一些东西,很早之前,
以致成为一种习惯,
为了挽回,而去挽回,
而不是为了那曾经想去拥有却最终失去的东西。
错了,从一开始。

曾经有一份爱放在面前,
却没法分辨她的真实。
曾经试着去暗示,去表白,
却没有得到回应。
曾经在那么一瞬以为几乎打动了而得到真爱,
却发现其实她已决定离去,
甚至没给一个可以询问理由的机会。

常听别人吟徐白译的诗:"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
然而既然可以今天心照不宣,
明天却又陌路形同,
那又何必爱,
何必恨,
何必有情,
何必惆烦,
何必为爱黯然。

有人失去后还不懂珍惜,
有人失去了才懂得珍惜,
然而也有人失去了,
才知道一开始就不应该珍惜。

天边的云霞固然美丽,
却需要夕阳的光辉,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太阳不久就会降落。
云霞也失去光彩。
阳光明天仍会如约普照大地,
而昨天的云霞却不会再灿烂。

他用手指轻轻地滑过玻璃瓶外延的曲线,
已经失去,徒劳无益。
玻璃的颜色:
淡紫——他喜欢的颜色,
也恰恰代表他的心情。
也许……
天意放弃。 ——To be continu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