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之六

我常希望不如所料,以为未必竟如所料的事,却每每恰如所料起来,于是很恐怕这次也一律……
高考分出来了,635,就今年来看的确很颓……
报志愿时我只报了一个志愿。
开始钟山说:"非清华北大不上呀。"我没说话。
后来赵宸问我:"你真跟我学呀。"我说:"倒不是跟你学,问题是第二志愿报哪呀?因为没的报所以不报。"其实除了北大清华,还有很多好学校:浙大、复旦、南开;然而如果我报了北大清华,我就没的选择了。
再后来,考试前一天,俞浩说起关于压力的问题,我说,其实对于考不好,我认为考工大与复读在第一年的痛苦是一致,而如果你复读第二年考上的话,以后就不一样了——复读不过是一个重来一次的机会。我承认我有压力,但我的压力不会比那些报了二志愿的人大。
前面我说如果我报了北大清华我就没的选择了。我并不聪明,别人也并不傻。于是有许多专家呼吁什么所谓的"零批次"。去死!我想说。也许"零批次"有很多好处,但中国绝不应也不能如此。因为中国这种国情再"零批次",那不就更是应试了吗?!全看一次考试成绩……太可怕了……
"应试教育就是在毁人,毁了人再叫被毁的人去毁别的人,从来没停过……"
考试后我就从来没正经想过考试。别人一问我,我就说考砸了(后来发现的确如此)。所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我出分之前已经把复读的事全计划好了,所以真是复读我也不会有感觉。我突然发现这许多年来我之所以少烦恼,是因为我在该烦恼之前已经把烦恼的事解决了——除了一件事……我不想再提的事。
如果真要复读,明年我提前招生会报外交学院,第一志愿浙大——风景好,MM多,我已经打听好久了。8月10日后先去旅游一个月,再把手腕中的钢板拆了,再玩两月,等新高三会考完了,再看书……
今天发现沈星的发型又变了,更不如原来了,那个造型师在干嘛……

关于高考
                                                         霏昀
                                                           02.07.25 21:4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