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之七

几天前赵越请客吃饭。两年不见,我发觉他比之前世故了许多。这并不是什么贬义,世故本身也是一种成熟的表现。
那天说了一些事,但好像一直是赵越在说,我们没什么插入的机会——以至于后来有人问我那天说了什么,而我却一时无法把整个过程串联起来——因为我们对事物的认识方法已经不大相同了。更贴近社会,或者更贴近学校。
那天我们说的最多的是关于人生意义价值的问题……
人生的目标……
如果我能在30岁之前挣$10,000,000,然后用40年享受生活,并在70岁时无所求的死去,那我一定会对我的一生满意。也许我可以活得更长,但我宁愿在那时死去,因为40年的时间已经够长了,足够我体验许多,除了死亡。
其实生死的界限只是对活着的人有意义,如果我穿越了界限,它就消失了。
"酒债寻常行处有,人生七十古来稀",一个人活都七十岁,他的生命已经快耗尽了,就好像一盏油灯,灯芯快燃尽了,拼命注油又有什么意义呢?我毫不怀疑modern的医学技术可以让任何一个一般人从出生呼吸120年,但我觉得这只对你爱与爱你的人有意义,而不是对自己。假设我现在罹患癌症,我一定自杀,也许这对爱我的人是自私的,但却是对自己的一种负责。
我们从小就被教育向烈士们学习。"董存瑞炸碉堡,那好似冬天里的一把火;邱少云焚烈火,熊熊火光照亮我;黄继光堵枪眼,我用青春赌明天;欧阳海挡惊马,你用真情换此生"。有很多人说自己人生的目标是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这很好。但什么是自己的人生价值呢?我很怀疑。如果一个人能牺牲自己来挽救许多人,我会很尊敬他,但不是崇拜他,所以我尊敬一些烈士,但对于其他一部分譬如为a piece of wood淹死的人,我不很认为值得。因为了一些细节,是使你爱与爱你的人苦痛,这很不负责。
如果说把人生意义分为什么吃饭睡觉层次、感情层次等等……那么吃饭睡觉就一定是低层次的了。如果我说人生的意义就是取得利益,别人一定说我很庸俗。但如果没钱而连饭都吃不上还有什么资格去谈其他的呢。其实人生价值不是脱离利益独立存在的。资本家们在不断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的过程中,推动了社会的前进。这就是世界。所以当人们谈一些大道理,说什么实现所谓高层次的人生意义,我常是很不以为然。

关于人生意义
                                                         霏昀
                                                           02.07.26 21:2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