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之十一

这几天瞎忙,每天到家都快累死了,却发现什么也没干。本来答应写的东西自然也是没写。
关于组织是一个比较大的话题,不好写,而且写了也容易被人骂自以为是。这不很值的,但还是要写,因为还抱有一丝希望……真傻……
初中、高一以及高二前一部分曾经组织过一些活动,高二下半以后就几乎没有。因为越来越难——我在《之二》中提到过,有些人很是烦。
其实小学一至三年级组织活动好像奴隶社会,老师是奴隶主,学生是麻木不仁的奴隶——没有思想,无条件服从。四至六年级时好像封建社会,学生有自己的思想,但是没有权利表达。到了初中,我们一下子飞跃到共产主义社会,个人感受是那时是组织活动的最佳时期,大家居然可以为了集体利益牺牲个人利益——这在现在几乎是不可想象的。再到高中,我们就像苏联一样倒退回资本主义社会,每个人都开始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于是组织一件事开始变得非常非常难。
这就是我对于这个数学班组织活动的认识。
我上个月骂过那些我所谓的拆台的人,现在回想起来是不该。我自己对于别人组织的事又如何,记得一次,好像也是txee有关的活动,我开始答应好了去而后来却没去。我自己有比别人强多少?却还在说别人。对于那一次,也许至今还对别人有不好的印象,真是不该……
飞子说:"第一种人想:如果我去,大家也会去…… 于是,他成为了组织者。"
我不是这样想,组织者自己去了,于是希望别人也去。他希望人多了可以让自己更高兴,同时也希望别人也高兴。从这个层面上说组织者既是自私的,又是无私的。然而随着成长,每个人的兴趣爱好愈发不同——没法让每个人满意——这就是组织一件事困难的原因。
于是我开始退缩……
我开始做一个参与者,因为做过组织,所以我更了解参与。我也开始对别人说我可能去,而别人集合电话找我时最终决定不去。我也开始对别人说去,而在出发前一天最终找借口不去。我也开始在别人组织活动时,当别人劝说一个不坚定者快成功时拉着那个人不去。我也开始在参加活动时,捣乱发牢骚而使组织的人心烦意乱。这些都是我组织活动时别人"教"我的,我一向学得很快,我发现自己是在无意或故意中报复……
我偶尔也会再组织,但我只会找我的好友以及好说话的人。因为他们不会和我有根本的利益冲突,遇到矛盾我们一般可以心平气和地化解。我们可以互相作出牺牲,我不需要一味地让步。
我已经开始期待着一个新的集体,一个也许是可以相互理解支持的集体。至于高中这个班,我已只有一丝希望,维持我写这篇文章的动机……
(最后这段写给txee。希望做好组织这本身就很好,赵越说过一个人在学生时期就有一些这方面的经验对将来很有好处。我在上面说了太多组织的困难——这可能是源于我的怨愤——其实不必太在意,只是把它当作一种经验,因为也许你也遇到这样的事——毕竟我就做过这种事,确实很不应该。组织好一件事还是一件很快乐的事,一个人的努力换来很多人的快乐,这其实很值得。)

关于组织一件事
                                                         霏昀
                                                           02.08.08 21:0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