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之十四

今天出门忘记带钥匙,结果被锁在门外一小时。在那里坐着,边看小孩子们玩。有个小孩抓了只蚂蚱,捏着她的两条后腿在那里玩。我记起小时候有一次抓住过一只很大的蚂蚱,用绳子拴住它的一条后腿在家里。晚上去睡觉,它还拴着,本打算早上放掉,却发现晚上它在那里转来转去,结果那细绳竟将它的一条腿缠断了。心里很难受。大人就安慰我所谓什么可以肢体再生之类的话,我当时信了,放了它。
我想放掉以后不久,那只蚂蚱一定还是要死掉的。现在回想起来依旧很难过……
死亡……
死亡是什么?……
我一直在想这样一个问题,精神究竟是一种客观存在,还是大脑中的一种化学反应。唯物还是唯心,这是哲学上永远难说清的东西,我不关心它。我想知道的只是人在死以后还有没有精神存在于空间中,形象地说就是人死后还会不会"做梦",或者永远地安眠。
也可以这样说,人究竟能不能在实验室中创造生命——用无机物,而不是Clone,那是用已有生命所创造的延续。人能不能真的造一个弗兰肯•斯坦因,像造物主那样。
我不相信无所不能的神,却以为造物主一定存在,所以人还不能神圣的原因。
人们中却总会有一些以为自己很神圣(皇帝、国王……),于是希望能长生不老——就像造物主一样。很多人喜欢在夜里不开灯玩恐怖游戏(《恶灵》、《生化》),以为很cool。但如果你开着灯再去玩这些游戏,你会发现这些游戏恐怖正是因为不开灯。
人们以为死亡是一种恐怖,而其实真正的恐怖恰恰是你永远不会死……
就像《人都是要死的》中的弗斯卡,《流浪的犹太人》中的犹太人——被罚永世流浪,直到世界末日……
"觉得自己好像被上天放逐了"——弗斯卡
死亡只是界限而已——就像我说过的一样。如果真的永生,就不再有追求,不会有满足,不是你不满足,是不可能在满足。
无论对谁,"一个过不完的生命"实在是太长了……

关于死亡
                                                         霏昀
                                                           02.08.28 21:4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