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之十五

昨天晚上7:00去工体踢球,花了十分钟找了一拨,然后踢了五分钟就走了。因为我穿了一件黑T-shirt,还没戴眼镜。结果导致我看不见别人,别人也看不见我……很郁闷。
我发现日子过得真是很快,天已经黑得怎么早了,7:00就很黑。假期也已经快过去了,就在转瞬之间。
今天已经8月30日,明天我得去一趟学校,看看能不能提前一天拿到宿舍钥匙,看看宿舍是不是"先到先得"。后天再去报到,当天恐怕就不能回家了……所以我想这是这个假期的最后一篇——《之十五》。本来打算假期要写至少二十篇,但一放假便是这事那事一大堆,耽误了很多,再加上自己的疏懒,就只写了这一点。
每次都会有一个主题写在最后。其实每次都是信手去写,写好后再看一看是什么主题。但这次我不打算有什么主题——玉溪生(不是这个"溪"字,但我没在输入中找到那个)很喜欢写无题诗,我最近一年很喜欢他的诗,这也许是一个原因。
《之十三》中有这样一句话"一个暑假而已,我发现大家都变了"。这其实是一个关于成长的问题,我本打算写的,没时间了以后再说吧。成长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从3岁到18岁,我们已经长大了16年,变老了16年。以后我们还要再长大十几年——"三十而立"吗。成长的兴奋与烦恼还要伴随,就是这生活。
之前也许多次说起过爱。爱一个人和被一个人爱,这是两个很微妙的过程,而如果这两个过程同时发生,这两种微妙就会调合成一种美妙。毕竟单纯的"爱"还不是"相爱"。说到这,又不免想起了那句话,曾经在《采访上帝》中上帝的一句话,曾经在《拾遗——言爱》中引的一句话:"请记住有很多人爱你,只是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情感"……
"后来我遍寻不着她,不久后明白她已决定和我分手……于是我发觉其实之前我们爱着却无话可说,就像从一年半前开始我们无话可说一样……"——From Internet.这是从网上得来的,曾本打算加在《玻璃》中间却作罢的话。
这假期在家,没事时又看了看World Cup和Euro Cup。足球的话题,在一些人是无聊,却给我和另一些人很大的乐趣。我还会继续下去……
最后引一首与文章无关的玉溪的无题诗来结束这篇散乱的文章吧(我很喜欢这首诗),散乱的彻底,恐怕也是一种凝合吧……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蓬山此去无多处,青鸟殷勤为探看。"

无题
                                                         霏昀
                                                           02.08.30 20:5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