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读书笔记

这个月下半月实在太忙了,读书不多,基本都是月初的时候看的。


王力雄的《黄祸》,横排简体的电子版。我看的版本称为文学版,前言里作者说删掉了一些纯政治论述,所以更像小说。

一些评论把这本书当作政治预言来看待,然后以预言的不准确来批评这部书。这样未免为批评而批评。至少从我读到的版本来看,作者无意写一本纯粹的政治意淫。实际上本书很多情节发展是由巧合推动的,一些该然的个人选择将整个故事导向最后的悲剧结局。

因此作者在书中其实是根据当时的前提条件,尽可能推想出一种最坏的可能性。这种最坏的可能性很难成为现实,然而为了避免这种最坏或者那些较坏的情况,我们应该做的是努力改变前提条件。如果因为最坏情况没有成真就批评作者,却无视这许多年来,当时那些前提条件不仅没有改变反而可能更加恶化,这恐怕实在没有读懂作者的本意。

“乐观主义者总是相信人类理性,我却对此深表怀疑。”


波普很有名的小本子,《历史决定论的贫困》,上海人民出版社09年版,杜汝楫 / 邱仁宗译——这个版本最前面有我校马院院长的前言,里面大批波普对辩证逻辑的无知,实在冷到我。

从小接受洗脑的我,最熟悉的历史决定论就是马主义。我个人感觉马主义的历史决定论最为吊诡在于,它既承认不可逆转的历史趋势,又极端强调人的能动性。《贫困》这本小书里,波普的论证集中在人不可能用科学的方法发现历史规律。不过作为我自己倒是更关心人的能动性的部分。这方面《贫困》可以算作《开放社会及其敌人》的导读,波普在提到了“渐进工程”、“乌托邦工程”的说法,也简要阐述了“乌托邦工程”的灾难性后果,这个论点在《敌人》一书有更为深入的探讨。我也曾打算从这个角度写一篇探讨“第二基地”所面临的道德悖论,可惜一直没时间动笔。

另外昨天看最新一期的独立阅读推荐《索罗斯的哲学》才发现这人原来是波普的关门弟子……


巷说百物语》,京极夏彦著,萧志强译,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喜欢京极夏彦其实是从《巷说百物语》的动画片开始,这种怪力乱神的调调十分对自己胃口。后来先读《姑获鸟之夏》,再读到《魍魉之匣》,对京极夏彦可说惊为天人。《魍魉》的多线索编织,绝对是我读过推理小说中的典范。可惜后面再读京极堂系列《狂骨》、《铁鼠》两本,不知是否前面标杆太高的缘故,完全味同嚼蜡——尤其《狂骨》情节凌乱、语言冗长,读得几乎吐血。从京极的履历也看,《魍魉》96年拿下“推理作家协会奖”后,京极堂系列也再没有获奖的作品。

所以这次暂时放下京极堂系列的《络新妇之理》,而先读这本03年的《百物语》。果然也不再遇到京极堂系列的冗长的哲学讨论,反而是一系列很清淡的小品。其中百介比之京极堂,长进的便是学会如何更少介入作品。这本中篇集让我重新感到最早动画片的气味,虽然平淡了些,却能让我重新期待拿下直木奖的《后巷说百物语》。


余华,《河边的错误》,长江文艺出版社,92年版。

有些东西就是会让你觉得自己生未逢时。这半年来慢慢新读了不少格非、苏童、余华80-90年代的先锋小说,一些原来觉得有趣但其实并未看懂的也都拿出来重读。读到这本里收录的《献给少女杨柳》,我又一次想起芦苇这句话:

“拍《霸王别姬》和《活着》的时候我比较高兴,我觉得我们终于起步了,可我没想到,那就是我们的终点”。

很多东西都会被他们默默的碾碎,如果我们无动于衷,那么将来我们所能面对的也只有支离破碎的自己。


本哈德·施林克,《朗读者》,译林出版社2003年,钱定平译。

正好在图书馆里看到,花了一个下午翻完,感觉一般。本书作为一本畅销书主要卖两个噱头,一是“男洛丽塔”,二是探讨如何看待参与纳粹屠杀的平常人。对于前者,书里缺乏精致的性描写,特别是看过电影之后,文字效果乏善可陈。而后者很像德国版的伤痕文学,距离稍远无法感同身受,但如果看作纯粹的道德探讨,思想深度又太过单薄。

唯一引起我注意的是,书中汉娜第二次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反问法官,“你该怎么办?”法官回答(大意是),“有些事从一开始就该敬而远之”。书中言说,法官实际是逃避了这个问题。然而我倒觉得,这正是这个问题的答案。作为人,我们不能总是用集体、社会、国家来推卸个人选择所负担的责任。每一个帮凶都有罪嘛?是的,因为你可以选择。至少现在的我这么认为。


廖信忠,《我们台湾这些年》,一开始读的重庆出版集团的纸版,后来看到网上说阉割比较严重,就改读了电子版。

这本书的定位其实有点尴尬,从文字来看,作者写作的很大一部分动机偏向自己的私人回忆,例如:书中那些上学、当兵的流水帐。然而既然真理部允许包装上市,再挂上“我们台湾”的字样,俨然就被宣传做了大陆p民了解台湾的窗口。不幸的是,作者的私人回忆显然不能应付这一宏大主题。于是不难理解网上批评这本书“讨好大陆当局”,充其量只是“我在台湾这些年”。

其实担心这本书会误导大陆p民,实在是杞人忧天。如果已经是真心想了解台湾,大抵不会只读这样一本书。而至于那些长着一颗红彤彤猪脑子、成天做梦武力统一的,看再多书,那也只能看出所谓的政坛乱象。说到底,无论政治如何风起云涌,大部分平头百姓的日子也还是一般过。以私人回忆而论,书中染指政治的分量,已足以说明台湾这些年间的变化。如果找一大陆p民写本《我们大陆这些年》,怕是找不到一丝一毫的政治成分。因为我们稳定。

走些弯路也无妨,重要的是能走到终点。

“参谋总长在电视上宣誓依照宪法会恪守军队本分,服从新元首”。


五月读书笔记》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