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好’的敌人

“不要让‘最好’成为‘更好’的敌人”——刘瑜·《再天真一些

这本书是偶然在老婆的书架上发现的,是易中天还没出名写就的(08年增订成了《费城风云》),文字风格一如后来的口语化,一天多便一鼓作气读完了。读起这书,是因为自己对米国的制度设计起了兴趣。想想布尔什维克人在19世纪末还能造出列宁式政党这种怪兽,“制宪先贤”在1787年取得的成就不得不令人钦佩。

我们现在把他们称为“制宪先贤”,若是按武侠小说来表,那不免得有点绝世高人华山论剑的范儿来——比如诸位要白衣飘飘、仗剑而立,一人说,“要有国”,另一人说,“要有宪法”,这事便成了。不过读这本书,觉得里面除了富兰克林这老先生,其他“先贤”们可真没半点“贤者”的风度。个个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为了私利争得面红耳赤,还有不免结下梁子,散了会被秋后算账丢了性命的——怎么看怎么像黑帮做完一票关起门来分赃。

平日里不止一次,聊天时谈起国内这摊子污秽事,便不免有人出来说,“米国也如何如何”、“资产阶级少数人民主如何如何”——透着初高中政治书的乏劲。我觉得以上诸君该多读读这书,给自己加些语料。你看,要说联邦制、两院制多体现民主,那不过是大邦小邦吵架吵到没辙,妥协出来的;要说第一修正案多保障人权,不好意思,制宪会议上“先贤”们压根没觉得这东西重要——不然怎么成了“修正案”。更不论“神圣”如美国宪法,里面全是类如“数目之外,再加上所有其他人口之五分之三”、“对於现有任何一州所认为的应准其移民或入境的人,在一八O八年以前,国会不得加以禁止”赤裸裸保护奴隶贸易的条款。

是呀,我们读了这书,便更可以觉得米国没什么了不起。种的压根不是善因,自然得不出什么善果。“资产阶级少数人民主”那是写进教科书,我们一早便大彻大悟的。谈到这档子事,所有人脑子就像做考试题一般反射出来。

我只是奇怪,我每次想谈的是国内这档子污秽事呀,关米国毛事?人人冒出“资产阶级少数人民主”,那是想说我们是“无产阶级多数人民主”,比他们更先进整整一个历史阶段了?还是想说他们也一般污秽,所以我们便就可以心安理得的污秽下去?或者后者多些吧。

这倒是让我想起上学的事。上学时,大家努力不同,100分的卷子,是有考80分的,有考70分的,最不学无术的还有考20分的。可80、70分的倒往往有廉耻心,在意自己错在哪里。偏是那20分的,努起嘴脸来:“有什么了不起,那谁谁谁不也才考个80嘛!”

开篇那句刘瑜的话,温良醇厚,自己时常觉得真是好,赠以诸君共勉。

‘更好’的敌人》上有4条评论

  1. Pingback引用通告: 离光 » Blog Archive » 九月读书笔记

staf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