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克猫 No.05 – 2010.11

导言

关于西夏党项人的灭亡有着各式各样的传说,我所知道的是这样:

那是狗年秋天,成吉思汗率部十万再征西夏。西夏人抵挡不住蒙古的铁骑,于是可汗的军队包围了西夏的都城兴庆府。山穷水尽之际,西夏献宗李德旺依然勇猛的抵抗。他的顽强带来回报。惨烈的攻城战中,可汗受到致命的箭伤。然而病危的可汗却立下遗嘱:

你们在城破之前不可以发丧。
你们要把党项人的上到父母长辈,下到子子孙孙,都干干净净地灭绝、断子绝孙。
你们每次吃饭的时候,都要说:‘干干净净地灭绝、断子绝孙。把他们杀死、灭绝’,一定要说。

可汗死了。蒙古的军队遵照遗嘱秘不发丧。不久围城中的献宗忧惧而死。他的侄子南平王李睍继位,这便是末帝。末帝继位半年后再也无法坚守。末帝对可汗的死并不知情。他奉上祖传金佛出城投降。蒙古的士兵杀死了末帝,蒙古的军队入城屠杀。
就这样,大部分党项人被杀死,余下的再也不敢称自己是党项人。

我曾到过历史上的兴庆府——如今的宁夏。我曾到过西夏王陵。那是地平线上隆起几个光秃秃的巨大土堆。其中一个土堆前有蒙古士兵掘下的大坑——他们焚毁了王陵之上的建筑,但终于没能掘开地下的世界。
当时,阴暗的气息里,几个土堆在远方的贺兰山和近旁的杂草映衬下给我莫名的伤感。

我想这伤感大概是由进化写入我的基因中——为了在进化中取胜,人类必须既保有灭绝异种的凶狠,又对种族的灭绝、文化的消亡怀有同情。
我看到了灭绝党项人的凶狠。
我希望这凶狠能让我们对所有存留下来的种族和文化施以我们无限的同情。

—— 2010.11.26

目录

唯色:心脏的骨头(社会)
唯色:杀劫——镜头下的西藏文革(图集·选编)
胡平:我的非暴力抗争观(政治)
何清涟:云端之上的中国政改梦幻(政治)
李歆照:昂山素姬•地球女儿(图集•选编)

下载

坦克猫 No.05 – 2010.11.pdf
坦克猫 No.05 – 2010.11 (大字体 for ipad).pdf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