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流水帐——第5日

公元2006年7月7日   农历丙戌年六月十二   天气阴   宜拆卸出行   忌祭祀祈福

0点是在石舫上度过的,当时我没想起来的是,这天是我小学、中学、大学所有同学中最有名的那个,安然同学,的生日——目前还是生日不是诞辰22周年纪念日,如果他表现良好的话,大概就只需要再在限制自由的地方呆上15年的时间。这是一个冷笑话。

关于蜡烛的事,已经交待的差不多了。忽然想到觉得要说的是,那种放在锥形玻璃中的蜡烛真是好看——虽然那种蜡烛因为容器形状的原因只能点燃一半。另外就是蜡烛的来源,得感谢hamibobo投资了一部分,另外部分的钱我在写这些文字的时候还没有还——在我检查这部分文字的时候已经换了。

很多蜡烛不断地被点燃,然后吹灭,然后再点燃。空气里弥散着燃烧蜡油的味道,而石舫则着落了片片蜡痕。旁边好像还坐着一些留学生,注意力一直没被吸引过去,所以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只知道他们在那里。

当蜡烛燃烧的差不多的时候,开始坐到石舫的边沿唱歌,很多人一起。面向着博雅塔。在夜间,那化作一个深色的单影落在浅色的天幕上,并不是那么有立体感。

奇怪的是,在这分别日子的开头处,涌出自己脑海的仍然是转婉的情歌,也许因为再见不是太难的事情吧,又或者我真的不是那么能感伤于友情的人吧,又或者当时情歌也不是太唐突的缘故吧。

又一次和大师唱了“恶搞冥王篇”里面的“七里香”版本:

十三年前我忍无可忍拉他到海边
踹进黑屋向里面灌水一遍又一遍~

最后在离开石舫之前,和包子猫熊拿着蜡烛照了那张觊觎已久的合影,不过还是要怨念……因为照虚了……

然后一些人一起决定要去避风塘,这是2点多的时候吧。

北京的夏夜,今年并没有什么桑那天出现,所以在晚风里空气凉爽甚至是有点冰冷的感觉。心情也因此变得清新。踩着那块湖中立起的石头,离开石舫而重新站到地上。从红楼的那片平房前转过。途经刚才还是处于画面背景里的博雅塔。步出东门。从夜路的车前跑着横穿马路。接着就走在无人的人行道上——写这文字的瞬间忽然理解到为什么人们会把生命的这个时节叫做“黄金时代”。

Be For Time,包了个房,人多分成两桌,自己这边一直在打99——旁边一桌曾经有麻将、军棋、升级,初中以后自己打牌就一直非常懒惰,并不太顾输赢。所以跟我分在一拨的总是输多赢少的影子,十分不好意思。另外就是感觉大家其实都很困殆的样子,不过这么多天之后,困殆才是正常的状态。

待到7点多,走出Be For Time,对于路上奔走上班、上学的人们来说,这是个非常平常的清早。想拚车打的回宿舍,没有人响应,于是迷迷糊糊、半睡半醒地往宿舍走。快到宿舍的时候,很多人说去吃早饭,自己实在没什么力气里,回到宿舍Q上留了几句言道别,倒头就睡——大师刚好起床要去上班——这是在45甲443的最后一觉,文字到这里的时候注意到这一点,

醒是什么时候,已经不记得了。中午吃没吃饭也不在印象里。

起来以后把被褥打包了,于是床就像2002年8月31号那天一样只剩一个光板了。装被子的印着北京大学宿舍的袋子的拉锁坏掉了,于是只好用胶带把袋子绑起来,好难看。然后就把被子放到大三小孩的宿舍去了。

回来后帮着大腕把东西收拾好,然后下楼找了辆面包把东西拖到北师大他lp那里。小小和馒头以及老茂在那里张罗着不知道要把谁的显示器卖掉,我听了好几遍也没搞清楚,大概是自己昏昏沉沉的缘故。楼下的黑车真是多,俨然一幅交通枢纽出口的样子,再加上板车和拾荒者,感觉是从未有过的狼藉狼藉。车子开到北师大的价钱不记得了,只记得倒坐在车里,看着窗外的景物前进,幻想着自己停滞不前,幻想着时间停滞不前;只记得倒坐在车里,看着窗外的景物静止不动,幻想着自己在倒退,幻想着时间在倒退。

从北师大回来,极度的饿,所以中午应该是没吃东西,也就是快24小时没吃东西了。跑到海淀图书城那里的伊布拉面,吃了碗硬邦邦的面条,不是什么值得纪念的饭——以后的机会依旧无比的多。

回到宿舍,不能否认浓重的散的气味。住了4年的西晒的房子,这时却没有一丝阳光,天是暗的,颜色很深。人们还在宿舍里各忙各的,比如馒头在聊天;大条在刻盘——如果不是在鼓捣那个不会用的DV的话;自己在那里处理不打算拿回家的东西。大二从上海拿回来的杯中烛——当时的蜡烛最下面有贝壳海星,还有隐隐的蓝色——时光的磨砺,如今蓝色已经褪去,变成不怎么好看的蜡烛了,用不怎么会用的砂轮打火机点起这个蜡烛,看它在那里烧。杯中烛从来是烧不完全的,待到捻心没入蜡油,便再也点不起来了。于是在阳台下打碎它,小心地将果冻一样的蜡质拣出了——需的小心扎手的玻璃碎片,挺丑的不可爱,拨弄了一会儿就扔掉了。

大师下班回来。不记得谁请吃冰棍。

伟大的ip——57.144,留了影。我的第一瓶Gordons Gin的瓶子,留了影。大一时候沈星签给自己的海报,留了影。Dior香水试用装,留了影。阳台上最后也没顾得上卖掉的各种瓶子,留了影。窗外看了4年的量贩式KTV的霓虹,留了影。所有宿舍的门牌,留了影。水房,留了影。楼道,留了影。

快9点了,回家吧。找大腕和大师扛着一堆东西。大包小包的,出门口,wv~443;大包小包的,下楼梯,wv~4层;大包小包的,除楼门,wv~45甲;大包小包的,出校门,不过这个就不用wv了。

打车,回家,很快很快,大腕跟着,帮着把包拖到电梯,拖进家。然后就下楼陪他等公交回学校。但是很晚了,明显没有公交的样子,等了半天,只有一辆看着像司机下班回家的车毫不减速的呼啸而过。于是就只能打车回去了。

一个人走回家,在高楼之间,风清爽地吹过,完全不会用文字描述的心情。只是当时在短信里写道“真是平淡的结局”,在短信和blog里写道“不是电影的结局却是生活的结局”。

所以这里,就是结局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