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读的两本书,值得说说

尤瑟纳尔的小书,这个版本收录了两篇,一个是短篇集《东方奇观》,另一个是《一弹解千愁》。东方奇观没有想象的吸引人,从西方人角度来写东方的故事传说,但其实除了《王佛》和《暮年之恋》很像东亚的故事以外——一个中国,一个日本——其他的怎么看最多也就是一千零一夜的路子。不知道法国人的东方是怎么定义的。不过个人是超喜欢《一弹解千愁》,尤其主人公那种娓娓道来的口述风格。埃里克和索菲的情感很炽烈,用这种不紧不慢很细腻的风格来描述,很让人觉得时过境迁、沧海桑田,因此还感到一种淡淡的忧伤。结局也可以归到我喜欢的结局之列,引一下,“我开始时以为,她要我充当这个刽子手的角色,是想向我最后一次证明她的爱情,而且是永远的证明。后来我才明白,她只不过是为了报复,给我留下懊悔。她计算对了:我有时的确感到懊悔。”

很偶然的机会读了周嘉宁的《夏天在倒塌》,让我知道原来真的有人这么写东西,想读她的东西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是告诫自己最好不要让自己的文字有这种感觉。“而我正在疯狂地给毕业班的一个图书管理员写情书。这个图书管理员总是坐在浅绿色的电脑后面看一本怎么也看不完的《追忆似水年华》”,这段摘自目前正在看的这本《往南方岁月去》。“掉书袋”,我就想到这么一个词,而且“掉书袋”不是为了证明自己有学问,而是为了证明自己是个小资……真的让人不舒服。另外的原因是从她写的东西真的偶尔能看出自己的影子,所以虽然刚才那段引文读起来很让我肉麻,但是我恐怕对那些连这段引文有什么典故都不知道的人还是存着一种优越感。挺矛盾的。

最近读的两本书,值得说说》上有2条评论

  1. 连人家提到《追忆似水年华》都认为是掉书袋,是你自己太自卑了吧。那你还能看人家写什么,听人家说什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