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字杀一人

金先生的作品中《天龙八部》是我读的大概最少的一部,大是不如《鹿鼎》中“前世有位令狐大侠”的那份熟捻。前日里闲来无事的时候心血来潮,便想把《天龙》借来看。然而因为一时找不到三联版,无意间便借到了花城版,也就是新版。不想这一下便煞了风景。

降龙二十八掌、李秋水与丁春秋、神足经……金老先生显然是对这鸿篇巨著的情节合理性甚是在意,小修小补全为逻辑,却不管生硬的逻辑更比那以习以为常的硬伤更让人如鲠在喉。不过这些小修补虽然让人气闷,却也可说是改进。然而读到尾声的时候,我确实被真真切切地被雷到一下。

我喜欢的金先生小说结局有三余半,一曰“画眉推窗,落笔于地”,二曰“温柔神色,自语喃喃”,三曰“很好很好,偏不喜欢”,半曰“雪谷相盼”。

其中《天龙》的结局,于情于理于禅意,可居第二(《倚天》在前,大抵也是因为我深谙金先生一双两好的神韵)。小说写到结尾妙处往往是意蕴无穷,延绵不绝(《倚天》可谓典范)。然而《天龙》的结局于此之上,却又在那短短一段文字之中写活一个人,这便更是可贵。

“坟边垂首站着一个女子,正是阿碧。她身穿浅绿色衣衫,明艳的脸上颇有凄楚憔悴之色,只见她从一只蓝中取出糖果糕饼,分给众小儿,说道:“大家好乖,明天再来玩,又有糖果糕饼吃!”语间呜咽,一滴一泪水落入了竹蓝中…
…却见她瞧着慕容复的眼色中柔情无限,而慕容复也是一副志得意满之态,心中登时一凛:‘各有各的缘法,慕容兄与阿碧如此,我觉得他们可怜,其实他们心中,焉知不是心满意足?我又何必多事?’”

阿碧这女子,出场之时和阿朱同是燕子坞婢女,“吴侬软语”、“琴韵小筑”,那时虽然也颇被着了些笔墨。不过初看之下,以为只是为衬托“姑苏慕容”的显赫。待到中段,阿朱随了萧峰,阿碧便如烟消云散,不见影踪了,让人以为不过串场而已。然而结尾峰回路转,阿碧原有的如吴霭仪所言是“十二分的温柔”,而这一尾声便在这十二分温柔之上加了七分苦楚。于是阿碧便已有十九分。而这一描写放到尾处,戛然而止,再无一余笔,这一分恰到好处着落之上,可以说阿碧在天龙中已是二十分的人物了。

最后慕容复于土坟上南面而坐,喃喃自语。这一徐徐之幕,实是金先生的妙笔。

然而到这金老先生的新版小说结局,这“温柔神色”怕是要被开出三甲之外了。因为对这段文字甚是不喜,于是只引只言片语

“…坟边垂首站着两个女子,却是王语嫣和阿碧…却见阿碧与王语嫣瞧着慕容复的眼色中柔情无限…”

两段文字,相差无多,归根结底,便只有四个字——“与王语嫣”,然而只这四个字便确凿地置阿碧于死地。

于是阿碧便仍是燕子坞的一个小小婢女
于是虽还能吴侬软语、温柔无限,却少了那七分苦楚和一分遗韵。
而就连那温柔无限,也是与王语嫣这个画中人平分而已。
之间意境何指天地之别。

于是这便不是那个二十分的阿碧了。不过是那个串场的丫头的而已。

而慕容复南面自语之后,金老先生笔耕未怠,便另起一段讲了段誉回宫册封若干嫔妃,这好比《倚天》“画眉推窗”之后再讲朱元璋“荣登大宝”,看似无异,其实“错了,全然错了,次序颠倒,大难已在旦夕之间”。于是乎,这一改,便连原版里的禅意也全无影踪。

总之,金先生的小说结局里我喜欢仍是那三个半;然而到了金老先生的小说里,这“温柔神色,自语喃喃”怕是被除了名,今后便只有两个半而已了。

不过虽然金先生能以一段文字写活一个二十分的人物,这份功夫着实不易;然而金老先生却又能以四字便杀这一人,这份功力怕实在是在金先生之上吧。

四字杀一人》上有4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