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助听器的兔子 – lip language

很久以前,在Eric还听得见的时候,有一只不戴眼镜的兔子发短信给他说,“算了吧,不要留下证据”。现在,每次结束之后,Eric都会想起那只不戴眼镜的兔子,以及“不要留下证据”。

这会儿,Eric正走进Hotel的旋转门。门转动的时候,Eric下意识地固定了一下左耳朵里的助听器——有一根蓝色的绒布带子系在耳朵上,这使它看上去像一个普通的装饰物。
房间是预订好的,Eric报出一个名字以及出示对应的证件之后,前台穿着淡黄白色制服的兔子就把1873房间的钥匙递给了他。单人房间并不宽敞,朝向旅馆内侧,毫无风光,对面很近的地方就是另一个房间的窗户,下面是从没人经过的窄窄过道。不过按Eric的喜好,一张很软的大床在房间里恰如其分着。打开“入住须知”的夹册,钥匙就在那里,非常干净——不可能知道是谁放在那里的。一切都是简单、符合计划的,外加一点关心,Eric喜欢和这样的后台支持部门合作。

时钟指向2点,屋里音响放着“即兴幻想曲”。按下耳朵上蓝色带子后面的卡扣,助听器弹脱了。周遭一下子静谧下来。Eric把手机挂绳绑在手指上,然后四肢摊开,大字型地一下拍到在软软的床下。很快就睡着了,工作前Eric总是这样。
手机震动起来的时候,Eric很快就清醒过来。“4点在14层的会议室开会。”一条短信。3点30分,提前半小时通知,不早不晚,不会忙乱,也来不及紧张。

4点钟会议开始,大家就位的时候,Eric也准备得很好。围着会议桌坐下来的6-7个穿着职业装的男女兔子。光鲜的职业装会让Eric那件前面印着黑色素描风格忧郁而英俊兔子脸的脏T恤显得更破旧——幸好他们注意不到这些,Eric想。
讨论开始了,Eric看着他们说话。谁才是Bati呢?这次后台唯一没有提供的信息,Eric要自己发现,这有点难,这些兔子很熟的样子,之间用外号或者id来相互称呼。Eric只能看着他们讨论,然后耐心地等着。
他们在讨论一个进行中的软件项目,Eric事先补习了一些相关的知识——后台部门提供的资料,这让他不至于一头雾水。一个全息的兔子头在桌子中间旋转,说着什么,显然这不是真兔录制的,因为Eric搞不清他在说什么。接着那个被称为猫的兔子建议消去一个不重要的特性,以便下周能赶上这周落下的进度。这个兔子也许不会是Bati?——因为看起来他在这群人中是个小角色。最左边那个兔子是记录员?——他一言不发只是记录。那个留着两撇胡子的这群人中看起来最大的兔子,大部分人讲话时都会下意识地去看他,他是这群人的头目吗?——也许是Bati?不过Eric的经验告诉他不要猜,不要假设,要证据。Eric把注意力转向桌子右面那个女兔子。她耳朵上系着的紫色装饰带,让她在穿着职业装的兔子群中显得醒目。时不时地插一两句说,却往往切中要点。Bati应该是男人的名字,不过连照片都搞不到的情况下,能确定性别吗?希望不是,她这么漂亮,但是,不要假设。

1个小时过去了,没有头绪。然后桌子上一个按钮闪烁起来,那个长相普通有点沉默的年轻兔子按下按钮,一个蓝白色的对话窗口浮现出来。
“你好,我是Bati。”
Eric读出了这句话。500毫秒的时间用于瞄准,然后子弹穿过眉心。血溅出去,Bati死了。兔子们惊呆了,然后尖叫起来。Eric在5公里外的房间里通过目镜确认了这一切——也许他永远不会知道他刚刚打中陈家族最有可能的下一任继承人。

关门走出房间,那把钥匙就留在1814。Eric看了一眼走廊里的监视器,指示灯从他刚才出房间开始就一直暗着。一切都是简单的,按计划没有纰漏的后台支持。Eric开门走进1873,桌上的咖啡还飘着热气——有人叫了服务。是的,外加一点关心,很好的后台部门。烧掉了纤维手套,然后连同烟灰缸里的粉末一同扬弃在窗外的窄道里。拿起桌上的助听器,卡好卡扣。声音重新降临,气流的声音,昆虫的声音,车辆的声音,还有“即兴幻想曲”。Eric端起咖啡喝了一口,不加奶的,他的习惯。

不戴眼镜兔子的样子又浮现出来,那个漂亮的女孩子。“不要留下证据”,明明那只是短信里的字句,然而Eric似乎听到了她的声音。这一切就像往常一样。

带助听器的兔子 – lip language
2008-9-21 13:02

带助听器的兔子 – lip language》上有1条评论

  1. 男女兔子 这样的说法好拟人

    这创作速度也太快了吧~快跟不上了,加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