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谈《来信》

爱我,就告诉我;或者永远别跟我说

看了原著,和想象的有些不同,不过结尾处倒是确确实实让我感觉到了文字和画面的表现力的差异——画面在音符的辅助下给人无限的联想,而文字相对来说却太过直白了。

徐在谈论这部影片的时候,引述了歌德的一句话"我爱你,与你无关"。我找不到这句话具体的出处,但我如果用这句话却大概是要来做一种献于绝望的炽烈的告白。《来信》通篇的情感暗合了这句话。但是到了最后女人已经释然了,而释然之后那种凄美地说"可是谁……谁还会在你的生日老给你送白玫瑰呢?啊,花瓶将要空空地供在那里,一年一度在你四周吹拂的微弱的气息,我的轻微的呼吸,也将就此消散!",却又没有"与你无关"的炽烈了。

另外,虽然我从不以为自己会被人与自己无关地爱着,甚至我不认为现实里会有这样爱别人的人。然而我想说这句话——就算是对这部作品那个我不满意的结尾的表白吧,"爱我,就告诉我;或者永远别跟我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