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大在成熟之边(二)

今天的作业并不多,张希之在那里不紧不慢的抄着,抄到大题时还有时间看看做对没有。在这种整天的题海中,做题做得一时糊涂的人还是大有人在的。果然张希之正抄的这道题就做得不知所云。
又仔细看了看,还是觉得不对,张希之决定再找别人的看看。
"早呀,哥。"张希之不抬头就知道谁在跟他打招呼,接着他抬起头朝她露出他那个颇为经典的微笑。沈恩蕾也开心的朝他笑笑。

恩蕾的位子就在陈婧的旁边——也就是苗嘉飞的斜前边。
苗嘉飞看见她走过来,先朝她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说实话嘉飞并不太喜欢这个女孩,虽然她长得还过得去,但他还是觉得女孩应该更文静一些。不过既然她是自己好朋友青梅竹马的妹妹,嘉飞也就和她保持良好的关系,特别是她和张希(算是大家对张希之的昵称吧,省略一个字叫起来方便一些)的关系在大家眼中比兄妹要"暧昧"得多。

高中之前,张希和沈恩蕾家在一个院子里,加上同院的一群孩子,他们是一起玩到大。小学也是在同一所学校上的,绝对算得上青梅竹马。然而初中两个人却考到了两所学校,为此她还哭一场。不过两所学校离得还不算远,于是张希经常去恩蕾的学校,两个人还经常一起回家——这些可是被年级里初中时和他们分别同一所学校的人大肆宣传过的。到了高中,他们两个人不仅考了一所高中,而且还进了一个班,但原来住的那个院子却拆了迁,张希家搬到了嘉飞的旁边,而恩蕾家则是反方向。不知道这是有缘还是没缘。

班里大部分人都看得出张希这个妹妹对张希可是很不一般——这也是苗嘉飞不喜欢她的地方,女孩的情感还是应该内敛一点吧——不过张希怎么想,大家还不很清楚——整天笑眯眯的人就像整天冷冰冰的人一样让人看不清,虽然给人的感觉不同——但嘉飞觉得张希对他这个妹妹不止兄妹那么简单。他挺喜欢她,这就是嘉飞的看法。

"恩蕾。""莫璇。"沈恩蕾边回应陈婧的招呼,边放下书包。接着女孩们便叽叽喳喳的聊了一会儿。
四五十年前,人们起名字大抵是"建军"、"建国"、"淑芬"之类占了主流;三四十年之后,情况改观了不少,但是像"超"、"志什么(后面接着‘高远宏大’一类的字)"、"莹"这样的名字还是泛滥得很。特别是现在的家长很喜欢一个字的名字,尽管两个字的名字读起来往往更有韵味。于是有些个性的人便又给自己起了些好象昵称一样的别名。陈婧在高中开学自我介绍时,就说过大家可以叫她"莫璇",不过现在还是只有和她关系最好的姐妹才这样称呼她。

人们间间隙隙的走进来。7:30开始上课,一刻不到,人已经来齐得差不多了。今天作业不多,只有偶尔几个不幸起晚的还在那里努力着。其他人有的在那里看书做题,有的在补觉,还有的在和前后左右的人聊天。苗嘉飞拿着书向后侧坐着和林次朋聊着各自对球员的看法。
大概还有十分钟上课时,班主任张淑芳(典型的四五十年前的名字)进来了——一个老太太,恐怕有五十多岁了,每天这时候她都要进来"视察",果然她一进来聊天的声音就小多了,人们都开始埋着头在那里各做各的,张老太则站到讲台前环视整个教室还不时满意了似的点点头。
林次朋趴在桌上,双臂叠着被头和物理书夹压在中间,眼睛直视着一行行的汉字,百无聊赖,已经快要"神游"了。
"林次朋。"
林次朋回过神,知道是张老太在叫他,于是恩了一声抬头用尽量茫然的目光看着老太。
"你边上谁没来?"老太问。
林次朋没回答先笑了一声,于是跟着又有几个人吃吃地笑了起来……

牛杰很少迟到,甚至可以说他比别人更守时,他的错误在于他常常比别人来得晚一些。比如说今天当他进校门时,离上课还有足足五分钟,而牛杰的不幸是大部分人这时都已经稳稳的坐在教室里了。
牛杰推车冲进校门的速度大概是全校最快的,原因之一是他进校门时周围极少会有人妨碍他的冲刺。因为校内不让骑车,所以当牛杰推着车顺着教学楼侧狂奔时,地砖接缝处的凹凸会使他那本就有些陈旧的破车颇受摧残以至发出叮叮当当的呻吟声,配合着书包在他背后颠簸中的喘息,常常会引发一层等待上课的高一小孩们的注目。
总的来说学校为每个班预留放自行车的地方还是基本够用的,不过人们通常不会把车放的那么紧密,所以每次牛杰还要在把别人的车们搬出一道空隙上浪费几十秒,尽管如此他的车子通常还是会露出半个后轮的"尾巴",格外醒目。
今天当牛杰冲到六楼的教室门口时,正撞上老太从里面出来。结果是上第一节课的语文老头适时的从走廊另一侧的拐角处出现,使本来要面对张老太絮叨的牛杰只被瞪了一眼。于是他赶紧低头走进教室,在几声吃吃的轻笑声中坐到位子上。

2003-08-2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