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梦野间”的第二篇。可惜我忘了梦,只留下情感,于是只好将这些蔓延成这篇

无题

经过闷热的三天,夏日以来最猛烈的暴雨在夜间落下。门窗敞开着让冷风通过,同时雨水也落到了宿舍里。电脑上放的是《四月物语》,画面里松隆子在四月的雨水里撑起一把破落的红伞,笑容甜美。也许是他误解了岩井俊二想传达的信息,以至于被如此清淡的片子弄得心情激扬。

他已经忘记了他爱上她的细节。当然也可能只是他将她隐藏在内心的某个角落,于是很可能未来某天当他躺在床上让头脑中的思绪随意乱窜时,那些不期而遇的细节会使他自己的心头一阵紧缩。然而现在的他情愿不能回忆这些。

片子很短,也很快地结束了。他喜欢最后一句“爱的奇迹”,因为如此清淡的奇迹使它可以发挥自己的想象里看看他和她之间会有什么奇迹发生,即使也许根本不会有任何奇迹发生。既然没有办法给自己一个机会,那么他和她之间也就没有机会。

雨还在下,由猛烈变得细密。风也大了起来,吹起雨把宿舍更深处的地方打湿。暑假中,只有一个人在这屋里。突然觉得冷,他站起身套上一件T-Shirt。关上阳台门和纱窗,雨进入的就不那么多了。关掉Media Classical Player,换上的是一首陶喆《寂寞的季节》。凌晨2点,他仍然无眠。

窗外是快枯黄的叶,感伤在心中有一些
了解那些爱过的人,心是如何慢慢在凋谢

漫无目的在网络上闲逛不是一种消磨时间的好办法。他下意识的不停看表,每5分钟一次。他既不想时间停滞不前,又不想未来快速的到来。他想到了人们对爱因斯坦的误解——如果超过光速,时间就会倒流。他开始想象着自己重新经历初中的日子、高中的日子、大学的日子;他重新编排经过的日子,骄傲、随意又冷静地处理那些曾经让他不知所措的事。他微笑起来。如果每个世界都来源于一个人的想象的话,那么在他想像的世界里的他毫无烦恼地生活。一旦陷入思绪,时间就开始飞逝。他安静地坐在那里,思考着,无视分针旋转了一圈。

他睡着了。音箱里依然是陶喆《寂寞的季节》

又走过风吹的冷冽,最后一盏灯熄灭

夏日里,天空亮得很早。然而一夜未停的雨,隐没了阳光,也就延缓了这一切。他睁开眼,几个小时凉风的吹拂,让他吞咽第一口唾液时喉咙一阵疼痛。拨开窗帘,外面淡淡的灰白,雨的刷刷声依然清晰。他已忘记了昨晚临睡时思考的以前,他甚至忘记了自己曾经想象过一个不同现实的开头。反而那个还未发生但对他已经明了的结局,还是那么清晰。

如果改变不了开头,那么猜到结局又能如何呢。

他找出自己的伞。音箱,陶喆《寂寞的季节》

多想要向过去告别,当季节不停更迭
却永远少一点坚决,在这寂寞的季节

清晨的路上安静无一人,路面上大小的水洼,上面是细细密密的波纹一个一个地散开。走到林荫路上,树木的过滤使雨滴变得稀疏但豆大,打在伞上噼噼啪啪的。他开始放任思绪飞舞,终于不由自主触到那些属于她的记忆。他记起了她给他的感觉,清淡、温存、透明。天气阴冷,他突然哆嗦了一下。他想起他和她的关系,冰糖一样。他小心翼翼地维护,不敢添加一点炙烈,生怕它会融化地不留痕迹。而这种炙烈则全部反噬着燃烧他。

天空毫无征兆地响起一个闷雷。在这种细密的霏雨中,这真是奇怪的事。

回到宿舍里,他发现自己开始流鼻涕。他以前认为类似撑起伞在雨里走着这种被小资喜欢的行为很可笑,这会儿也是一样——不过雨中的空气真的很好,清新的泥土味。

他翻找着自己的音乐文件夹。陶喆《普通朋友》

我无法只是普通朋友
感情已那么深,叫我怎么能放手

他点起一根Light的Esse,其实他觉得薄荷味道的Esse更好,可是他喜欢蓝色。他是注重视觉胜于味道的人。可惜的是蓝色的Esse散发的也只是灰白的烟雾。放大音箱的音量,他走到阳台上,雨中的潮气可以淡化Esse发出的烟雾。他看着楼下院墙外的街道,细密的雨中空无一人。他没注意的时候,楼上阳台下沿滑落一粒水滴,被风吹着不经意的溅在他垂落的Esse上。所以在他下一次弹烟灰的时候,这颗Esse从被打湿的地方折断了。他无奈地笑了,喉咙里因为烟味涩涩的。

他又一次坐到电脑前。登陆到未名的匿名版,看到这样一个主题

“Anonymous (我是匿名天使)
标题:如果你和异性同学分别时哭了
——————————————
会不会是,你已经爱上她了?
尤其当你是大学后第一次哭时”

他略微思索了一下,一边笑,在键盘上按出这些文字。

“Anonymous (我是匿名天使)
标题:Re: 如果你和异性同学分别时哭了
——————————————
我爱上一个人,但不能说,
每次见她心里都会哭,不过脸上从来若无其事地笑得一塌糊涂。”

重新点开Media Classical Player,另一部岩井俊二的作品,《情书》

あなたはお元気ですか?
私は元気です。

你好吗?
我很好。

真的。

无题》上有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