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逝(前篇)

硬盘上新开了一个集子,名字是“熵恨”——这两个字和“霏昀”是同妙的(还有人知道“霏昀”的意思吗?)——集子的序言是这样的:

用这部集子,记录我最真实的情感。对于容易陷入美化过去和缠绵幻想的我,这里所有的一切都不是为了遗忘和纪念。

集子的名字源于我从网上看到的这句钟爱的话——以下是我复述的版本:

“热力学第二定律,熵增,揭示了宇宙最终的去向,也是这世间恨的来源。爱,是对恨的宣战。”

—————————————————————–

他已经老了。

他的头发变了颜色,他的瞳孔浑浊起来,他的皮肤渐渐松弛,他的身材也佝偻了。看上去,他已经老了。

他曾经是个年轻的人,看到鸟儿于是去旅行。走过很多地方,绝望地坠入雪山的冰缝,慌乱地在丛林中被猛兽追逐,懵懂地闯入不知习俗的村落。后来忽然之间,他停在这里,他依然年轻。然后在这里,他已经老了。

他没发觉自己的老去。他无法发觉,他一直停在那里。他无法注意今夜的容颜老于昨夜,于是忽略了堆积的变化,但是,确实如此,他已经老了。

总之,他已经老了。

深入森林,渺无人烟。他落脚在这里。他已经忘记了语言。每天他被香气叫醒,简单地在泉水中汲饮,在林中采集,不离开方圆的距离。日复一日,他守在她身边。

他爱上这朵花。他见到她时还是年轻的人,现在他已经老了,但他一直和她在一起,她从没凋谢,一直伴随。他已经忘记了语言。他无法形容。他知道这种感觉,美妙的感觉。

每天入夜,花香渐渐淡去,空气凉下来。然后他感到倦了,睡了。阳光再次穿过树叶间隙飘落的时候,他又会再次醒来,在香气中醒来。

日复一日,然后,他已经老了。

他感到累了。他觉得自己变了,虚弱了。他没发觉自己已经老了。他爱上了她,他忘记了自身,他没办法注意积累的变化。但他确实老了。

他意识到了似的,更加迷恋地爱上了她。从早到晚,从醒来到入眠。他是如此爱她,几十年都没有凋谢的花朵,多么神妙呀,相依相偎,相互陪伴。

他这样想着,日复一日。

终于,入夜了,花香淡去了。他感到倦了,睡了。他的瞳孔扩散开来,他的皮肤变得寒冷,他的身体逐渐僵硬。

于是,他死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