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更新好多的说

懒是怎么地~ blog欠账不想更新的样子~

—————以下是开始的分割线—————-

村上、片山或是林 – 11.29

去图书馆借书,偶然注意到《世界在你不知道的地方运转》这本书的封脊,蓝白的底色、银色的书名在一排色调暗淡的书里很是醒目。片山恭一著,林少华译。自己并不是对林少华很感冒,《在世界中心呼唤爱》没有看过,村上春树的书也只是读过《挪威的森林》、《电视人》外加《世界尽头和冷漠仙境》一个开头的样子。不过还是借了这本书,大概是因为这些名字所包含的小资的隐喻。

读完的感觉,真的和《挪威的森林》好像。所以有了村上春树、片山恭一还是林少华的疑问。虽然情节的确有些相似,恋爱和做爱,因为爱情而陷入混乱的状态,而最后以突兀的死亡终结,留下存活者的彷徨。但是那文字,在日常生活的描写里竟然流出如此如出一辙地哀伤。这很让我怀疑林在翻译的文字里流露了自己。

本来想各引一段文字,可是没把借的书带回家,网络上又找不到电子版,只好作罢了。

p.s. 那天看这书的时候,有人跟我说这么一句“日本人写的文字不美,村上春树除外”……当时想起周星星的台词“其实我是一个‘小资’”~ 拜托,冒充小资也应该有点专业精神吧。以后再有人说这种话,就跟他说“省省吧你!改变什么形象,好好地做你农民这份很有前途的职业去吧!”。

——————-上下文无关的分割线—————-

社戏 – 11.30

毫无征兆地被拉去听了一场昆曲,囧rz… 一片桃花红~ 实在看不懂,再次囧~ 期间一直在想《通灵》下面的故事(还有人记得这个嘛,囧……)。后来发现鲁迅的文章写得真好。

“我不喝水,支撑着仍然看,也说不出见了些什么,只觉得戏子的脸都渐渐的有些稀奇了,那五官渐不明显,似乎融成一片的再没有什么高低。年纪小的几个多打呵欠了,大的也各管自己谈话。忽而一个红衫的小丑被绑在台柱子上,给一个花白胡子的用马鞭打起来了,大家才又振作精神的笑着看。在这一夜里,我以为这实在要算是最好的一折。然而老旦终于出台了。老旦本来是我所最怕的东西,尤其是怕他坐下了唱。这时候,看见大家也都很扫兴,才知道他们的意见是和我一致的……”

期间各个角唱的时候,看大家昏昏欲睡,待到钟妩妍和赵兵乒乒乓乓起来,便立马来了精神,叫好声此起彼伏,4th 囧~

p.s. 谢幕献花的时候,8名主要演员一字排开,同时走上来八个手捧鲜花的司仪。奇怪的是前面6个穿着统一的制服,步伐整齐,最后两个裹着羽绒服就上了……心想这演出组织也太不敬业了,都不知道有几演员,现抓人垫场。然后更有意思的是,前面6个人依次对位献花,而最后两个人直接冲到中间把花给了中间的女一钟妩妍,囧——参考侯宝林先生的“失空斩”,“一边一个,一边仨”,于是我们那位可怜的很累的一直在翻跟头的赢得很多彩头的演白猿的同学就空手而归了……囧,一直在囧~

—————是表示上下文无关的分割线—————-

关于莉莉周和郭敬明的一切 – 12.02

市面上翻译的第三部岩井俊二的小说(情书、燕尾蝶)——这家伙号称都是先写小说而后改编成剧本再拍成电影偶尔还自己配乐,五体投大地,Orz——这两天douban上已经骂翻了,原因就是书的封皮上用比岩井大神的名字还大的字体赫然印着“策划&主编 郭敬明”。于是便有了“郭JM,你是抄袭品的商标”之类的评论。当时觉得GJM同学虽然一向品行不端,不过我总觉得这件事大抵是出版社炒作之类,GJM同学可能也是傀儡一名。诸位以太控、莉莉控、岩井控大可不必理会这种无聊的事宜,实在不爽可以撕掉封皮(原封面设计者也已经出面说明了设计遭篡改的事实)。

以下是后续~

今天回家路过报摊买《24格》,发现报纸堆上竟摆着一本没开封的《关于莉莉周的一切》,暗想我家周围的报摊居然这么文艺了,于是随口问了一句价钱。卖报小姑娘回答了一句,然后又从角落变出一本书摊到我面前,俨然是GJM同学的《夏至未至》,然后小姑娘说,“恩,还有这个都是郭敬明的……”-____-|||

GJM同学你不是真想做残酷青春的代言人吧……即使是在卖报小姑娘阶层,ms你也是不配的……所以请不要侮辱以太,谢谢~

一次更新好多的说》上有1条评论

  1. Pingback引用通告: 囧封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