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关Alice的任何(一)

(一)里1
入夜,外面安静了一些。只偶尔一两辆夜班车从楼下围墙外的马路经过,却也不觉得吵闹。我躺在床上还没有睡着。一台电扇放在屋中间的凳子上,兀自呼呼的转着。但这也只能让热风在屋子里循环流动,丝毫不能降低室内的温度。同寝室的另外3个人不知道也许也像我热得睡不着,然而大家也懒得聊天,只是热得呆呆躺着。时间2003年的夏天。我来到X大的第一学年刚刚结束。

印象里小时候北京的夏天并没有这般热。然而这几年就愈发的热起来。我所住的宿舍正好是一间西房。于是阳台上的墙壁每每被下午的烈日晒得发烫,即使到了晚上也不会完全冷下来。

我翻个身,下意识地伸手摸摸另一侧胳膊上凉席咯出的印子。

这时候,滴滴,手机响了。我一边琢磨这时候谁还给我发短信,一边用手沿着在床墙的夹角摸索我的Siemens 小2。终于摸到了,我把小2拿到面前,却依然懒懒地没睁开眼。而收到短信时屏幕亮起来还没有暗回去,于是蓝色的光透过眼睑照进眼睛里。

我凭感觉把手机解锁,打开短信。

—— To be continu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