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大南路的鬼故事1

X大南路是X大南门出去的一条西东走向的单行线。路的北侧是X大的围墙,围墙里就是X的校园。而路南则是一片破旧的居民楼,大概是拆迁未果的遗留物。因为紧邻大学的缘故,居民楼的一层就被开成了各式各样的小铺、饭馆。

虽然X大南路不过是一条窄窄的马路,然而邻过X大南门使得每天白天出租、公交在这条小路上络绎不绝,每逢开学放假偶尔还会发生交通大堵塞的现象;午饭傍晚吃饭的时候,路南的小铺饭馆则生意兴盛;而夜色之后,各种烧烤、炒饭、麻辣烫、水果的摊子就从着X大南门北侧展开来;深夜的时候,还会有趴活儿的出租聚集在南门,等候那些夜出的同学们。总之一座校园,让这条本应生僻的小路有了很多生气,也就减少了很多我的活动空间。

几年前,偶尔一段时候,X大南路曾经发生过夜行学生被抢劫的事件。各个院系还组织学生开会警告入夜后减少外出,一时间人心惶惶。其实那只是一个偶然的事件,大概是某个抢匪心血来潮或者穷困潦倒所以在X大南路随机抢了学生,然后就没有再出现,而警方大概到现在也没有破案——这种流窜作案一向很难侦破。而这个案件只有一个受害人,也就是我。学校之所以如此紧张,只不过因为只这一个事件的后果却相当严重。因为那个抢匪从背后一刀刺穿了我的脾脏,而我在马路上躺了几个小时,在天亮之前就彻彻底底的死去了。不过那时候新京报还没有像如今这么关心X大的负面新闻,学校论坛上虽然有提及,但学校及时的阻止了讨论并封锁了部分消息,于是便只是Bless贴,而不过多久就变成被亲密人无法忘却被关系人怀念而被众人遗忘的历史事件了。

虽然后来我自己经常会想,而有机会的时候也和别鬼讨论过。但是我始终不能肯定为什么我会被滞留在这条马路上成为一个怨灵,因为看上去我于生者是决没有如此的怨恨。所以我们产生出很多关于这问题的假设,但看上去又哪个也不足够成立。其中最通俗的解释是,我因为被刺伤之后没有马上死去,于是在我躺在那里痛苦等死的时候积攒了些许怨气。不过对于这我是不能肯定的,不知道是因为被扎伤之后我神智恍恍惚惚而失去了很大部分的知觉,还是人死之前的短暂记忆都不大会保留的关系,总之我对那段时间几乎没有印象。被刺伤之后记忆再恢复过来,就已经是我鬼迈出身体,坐在马路边看着我人躺在地上不瞑目。然后就是清晨的清洁工的尖叫,警车的警笛,黄色的封锁线,以及清洗后的柏油路面和我人躺过位置的人形粉笔画。

人死之时并不像某些人想象的那么神奇,其实甚至十分无趣得紧。毕竟人们对死怀有恐惧大抵是因为死的未知性,这种恐惧在你临死之时更是被极大化。然而当你真正发现存在我鬼,并且我鬼真的脱离我人时,你大抵反而轻松自得。反正当我鬼能第一次能真正从第三人称的视角看到那个曾经寄居那么熟悉的我人,我是一直饶有趣味地看着我人楞楞地躺在那里,先是路灯橘色的光下脸部半入暗影,而后晨曦逐渐亮起来让我看清我死前那个傻傻的表情,我就那么看着直到我人被装入黑色塑胶尸袋。我后来觉得到这时候我才真正从精神上和我人分离,成为我鬼,开始我的怨灵生活。

—— To be continu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