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节快乐

在我记忆里,“小鬼”迪克从没走出到他那间老破屋。所以当他在街角找到我的时候,虽然我刚刚灌下整整一瓶哥顿金,可仍然吓了一跳。当然如果当时我就知道他接下来要告诉我的事,我就会留着吓一跳的劲。

“擎天柱在麦克瑞一号等你。”

通常擎天柱找到我们这种人就只有两件事,让你死,或者给你一条死路。“他妈的……”我故作平静地吐出一连串脏话,但这不能掩饰我的手不小心把酒瓶碰翻了,“阿童木昨天刚在那让丫给甭了,丫把桌子擦干净了嘛。”

“也许桌子干不干净并不重要。”迪克诡秘的笑了笑,笑得很阴森。

—————————————————-

“你认识一休吗?”麦克瑞一号的灯光总是比一般酒吧更昏暗,好像这样人们就不知道里面的勾当了。

“见过。”我回答的模棱两可。在Oz区,没人没见过一休,他总是笑着拍着那些还不上钱人的肩膀说“不要着急,不要着急。休息,休息一下。”然后第二天新佑卫门就会砍下那个人的整个肩膀。就是这么回事。

“他前天死了。”这里的环境让我很难受,黑暗中我几乎看不见擎天柱的嘴。“脖子断了,手法很干净。”

“我可没那么大劲。”有人说过擎天柱和一休是拜把子的兄弟。

“他有。”擎天柱笑着伸手指指边上站着的贝吉塔,接着脸色一转,“不过有传言说是葫芦帮的老三干的,他欠一休一笔赌帐,显然他以为自己不用还了。不过他完全可以还给你。”

“操,我可不愿意和葫芦帮那些人扯上关系,那帮人完全不懂什么叫江湖规矩。”

“没错,昨天阿童木就是这么说的。”

—————————————————

夜晚的Oz区,灯红酒绿。我蹲在卡门赌场的旁边小街的阴影里,一根烟快烧到过滤嘴了。我脑海里反复变换着这几行字,“进门,开枪,拿钱,远走高飞。”

烟烫到了我的手指,我手一哆嗦。烟掉在地上,我狠命地踩。

葫芦帮老三总是披着他那件黄色风衣,这让他那么容易找,我用枪指着他的时候,他正让他搂着的那个细腰女人翻开他的第四张A,对面的格格巫一脸死灰。显然老三赢了这局,不过同时他输了这条命。

“我代表月亮消灭你。”我不知为什么会喊出这句话,也许是因为当时不喊点什么会显得特别傻。

细腰女人尖叫起来。

—————————————————–

阿尔塔西亚开了门。

“收拾东西,我们马上走。”

我拉开衣柜,把她的衣服一件一件扔到床上。

“你疯了。”她过来拉我。

我一把推开她,把刚从索尼克那里拿到手提箱打开。阿尔塔西亚愣了。

“我帮擎天柱毙了葫芦帮的老三,我们得离开这里。马上。”我着重着后两个字。

5分钟后我们离开了Oz区。

从此再没有人见过我和阿尔塔西亚。

————————————————-

这就是那天晚上发生的事儿。

也许你想找我,但是我不可能让你找到。

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那也没关系。

其实我只是想告诉你,这件事儿跟蓝精灵和哆啦A梦完全没有任何关系。

就是这样。

儿童节快乐》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